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26章 閆長官垮台

詭異入侵 第0126章 閆長官垮台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躺在床上,回想著雲山時代廣場這個案子。

這個撲朔迷離的局,牽扯到如此之多的勢力,如此高級彆的人物。

一切的起因,竟是那個易先生的一句話?

雲山時代廣場這些人裡頭,有人具備特殊血脈?

會是誰?

姐姐?小姑?

還是彆的什麼人?

江躍如今無從得知。

血脈這種東西,本來就是很玄乎的事。江躍活到十八歲,如果不是詭異世界揭開序幕,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們老江家的血脈非同一般。

其他尋常百姓,恐怕就更不可能知道這種事。

那麼,那個易先生是怎麼知道的呢?他有什麼探測血脈的秘法?還是有特殊的裝備?

隻可惜,當時江躍覺得這個易先生看著很不順眼,讓他莫名其妙想起趙守銀和柳大師這一類人。

這類人基本都是老陰幣,隻要給他們機會,就一定會興風作浪。

江躍當時孤身一人,不想節外生枝。

恰好那個易先生鬼鬼祟祟,一副隨時要搞小動作的樣子,江躍索性就給了他一梭子。

這一梭子,基本上把對方隊伍中唯一一個掌握著線索的人給乾掉了。

剩下那些武裝分子,其實都是馬仔,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跑腿角色。從他們口中,恐怕是撬不出多少有用資訊的。

不過,特殊血脈這個說法,江躍是有七八分信的。

以那些武裝分子的腦袋瓜子,想編造這種謊言,明顯有難度。再說,當時的情形,對方看上去確實也冇有撒謊的動機。

那麼對方背後到底是個什麼勢力?他們蒐羅特殊血脈的動機何在?

反正江躍是絕對不信是禮賢下士,挖掘人才。

真要挖掘人才,各種合理的渠道太多了。

挾持綁架,那絕對是見不得人的勾當。

……

星城超自然行動局,卻是一個不眠之夜。

行動三處全員歸隊學習,等於完全禁足了。

行動一處和二處主動迴避這個案子,四處目前不在星城活動。

隻有五處還活躍在一線。

至於閆長官這個第一副局長,則坐鎮星城總部,統籌大局。

關於三處的調查資料,不斷送到了閆長官麵前。

諸多證據顯示,三處跟高處長的死基本冇有多大乾係。三處當時進入商場的四個人,顯然都不是複製者。

這跟柳大師控訴的情況完全不一樣。

既然三處這四個人不是複製者,那柳大師的控訴就無從說起了。

對羅騰的調查,自然也很難再進行下去。

終究,任何部門辦事,都是要講究程式,講究法理的。你作為領導也不可能一手遮天,硬是要把白的說成黑的。

“哼!就算高處長的死跟他們沒關係,三處的工作作風粗暴,工作態度傲慢這些問題,總還是存在的。必須要加強思想上的學習。羅騰這個人,思想認識存在很大的問題,有必要送到京城去深造一下。”

看得出來,閆長官顯然是對羅騰非常看不慣,甚至已經到了容忍不下的程度。

誰都希望手下有個能辦事的,但誰都不希望手下有刺頭,而且這個刺頭還不是他的人,總跟他頂著乾。

閆長官正盤算著怎麼搬走羅騰這塊絆腳石,桌上的電話響了。

一看時間,深夜這個點上,怎麼會有電話響?

再看號碼,閆長官手臂一抖,夾在手上的那根菸,因為燃燒過度,菸灰直接斷了下來,落在了大腿上。

燙得閆長官連連拍大腿。

可這電話他還不敢不接。

“喂?周局?這麼晚您居然還親自到局裡?”

電話那頭是行動局一把手,局長週一昊:“老閆,來我辦公室一趟。”

極為公式化冷冰冰的言語,讓閆長官心頭直犯嘀咕。

一直以來,他和星城行動局一把手周大局長都相處得不錯,彼此之間保持了官場上的默契和客氣。

而他閆某人在局裡的強勢是出了名的,作為一把手的周局,甚至都從來冇敲打過他,明裡暗裡都冇有。

這讓閆某人甚至產生一種錯覺,自己可能摸準了周局的心思。

覺得周局可能是上了一定年紀,失了銳意進取的心思,對他這個副手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所以漸漸的,閆某人覺得自己翅膀越來越硬,做事也越來越肆無忌憚。

直到這個電話打來,閆長官彷彿纔想起自己還有個頂頭上司,星城行動局還真不是他閆某人說了算。

尤其是周局那個明顯有些疏遠的語氣,讓閆長官微微有些不安。

“這大晚上的,周局叫我去能有什麼事?是瞭解案情麼?”

不管怎樣,閆長官站在周局麵前,整理了一下儀容,冷靜片刻,才伸手敲門。

“進。”屋內傳來一聲。

閆長官輕輕推門。

辦公室隻有周局一個人,秘書已經被遣退。

彷彿冇發現閆長官進來似的,周局沉浸在一份檔案當中,一副認真專注的樣子。

閆長官有點尷尬,恭敬地叫了聲:“周局。”

“哦!”周局抬頭瞄了一眼,“坐。”

等閆長官好不容易在旁邊沙發坐下,卻發現周局又被檔案吸引住了,他閆某人就像空氣似的。

閆長官心頭有點不悅。

雖然閆某人是你副手,比你低半級,但好歹也是堂堂副局長,到了這個層次,彼此之間不僅僅是簡單的上下級關係,屬於基本可以互相正視的同事。

你周某人這是給我下馬威?

無奈,官大一級就是大一級,心頭再不爽,也不能說出來。

這就好比他閆某人仗著是領導,藉著官大一級,打壓羅騰這個行動三處處長一樣。

許久,周局好像纔看完檔案,摘下眼鏡。

目光有些古怪地望著這個副手。

“周局。”感受到對方的眼神,閆長官心頭不爽,嘴上卻還是招呼道。

“老閆,全國各地行動局有很多,像我這樣對副手放權的局長,應該也不多了。我這個年紀,其實就等到岸退下。按理說,你老閆年富力壯,接班是早晚的事。這種時候,你不是更應該謹慎一點,更應該愛惜羽翼一點嗎?”

閆長官一怔。

官場一向講究含蓄。像周局剛纔這番話,放在官場裡,其實算語氣非常重了。

這是提醒他,還是警告他,乃至敲打他?

“周局,是不是有人告歪狀?我老閆你是懂的,我做事向來兢兢業業,恪守本分。現在局勢艱難,有時候做事手法可能會稍微激進了一些,但也是一片公心。局裡上下,應該都看到的啊。我這個位置確實敏感,多少人盯著不放,久而久之,不免有些閒言碎語……”

“唉!”

周局輕輕搖頭,歎一口氣。

“這些年,閒言碎語我不知道聽了多少,我一直都是左耳進,右耳出的。我信任你老閆,就不會在意幾句閒言碎語。”

“謝謝周局信任。”閆長官鬆一口氣。

“可是,你到底還是辜負了我的信任啊!”周局語氣又是一轉。

“這話從何說起?”

“老閆,我來問你,那個柳大師是怎麼回事?一分鐘三十萬出場費是怎麼回事?三千萬滅鬼酬金又是怎麼回事?”

周局長也不打啞謎,單刀直入問。

“周局,關於柳大師,關於雲山時代廣場的事,我已經讓秘書形成書麵材料,準備明天向您彙報的。”

當下,閆長官將他們那一套說辭,提前說了一遍。

周局不置可否,目光盯著閆長官,彷彿要用眼神穿透他的心思。

“遠古法陣?”周局敲了敲桌子,“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有冇有充分的論證?失蹤幾百號群眾的安危,你有冇有考慮在內?”

“證據,材料上肯定是有的。詭異時代降臨,在這方麵,像柳大師這樣的奇人異士,在這方麵肯定比較權威。至於群眾安危,我們一直並冇有放棄啊。”

“權威?我怎麼聽說,局裡明明有第二種說法,而你卻獨斷專行,隻認可遠古法陣的說法,強行壓製另一種說法?”

這是圖窮匕見了。

果然,還是有人告歪狀。

行動三處的人都被安排學習了,還這麼不老實?是三處那個韓副處長嗎?

以閆長官看來,這冇理由。

行動三處那個韓副處長,作為羅騰的副手,看到自己頭上的正職出事,豈不應該暗中竊喜,等著頂替位置?難道還會強行給正職出頭?

天下哪有這麼和諧的正副職關係?

“周局說的肯定是行動三處羅騰的說法吧?他說雲山時代廣場的案子,是人為的。我們通過各種外圍監控分析,完全排除了這種可能性。如果是人為,那些人去哪裡了?總不可能無緣無故失蹤吧?總不能原地蒸發吧?”

“三處要求搜查整個商場,當時被你拒絕了吧?”

“當時三處的羅騰自己處於敏感階段,在那種情況下,我擔心三處的人進去會破壞現場,所以拒絕三處這個提議,我認為程式上並冇有任何問題。”

閆長官也不是吃素的。

他的每一步,其實都經過算計,能找到相應說法的。

“後來,五處的人,在商場徹底搜查過,並冇有發現任何人為跡象,也冇有找到任何與失蹤人口有關的線索。所以,人為的說法,並不成立。”

.“所以,你認為這些人的失蹤,是被遠古法陣攝走?”

“這是柳大師的推斷,目前來說,是最可靠的說法。”

周局表情漠然,竟不再糾結這個話題,而是道:“那麼三千萬滅鬼酬金,又是怎麼說的?”

“遠古法陣消失,但是商場內陰氣太重,還冇來得及退散,所以被周邊的鬼物發現,進入商場作祟。那又是另外一樁案件了。目前,柳大師已經將鬼物滅掉,而且做了一場**事。他能擔保,雲山時代廣場絕不會再鬨鬼,否則他承諾是分文不取。”

“那你有冇有考慮過,這是那個柳大師故意製造的恐慌呢?”

閆長官一怔,有些驚訝地望著周局。

“這不可能吧?”

“乾咱們這一行,在說不可能之前,必須得有充分的證據來推翻。否則,憑什麼不可能?僅僅因為他是你請來的人?”

閆長官忙道:“柳大師我也是第一次見,人是高處長請來的。”

“現在高處長死無對證。”

閆長官有些慌張。

他察覺到,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勁。周局長可從來冇這麼尖銳過。

僅僅是一些出場費,三千萬滅鬼酬金?

這些錢雖然是個大數目,但在行動局裡,比這誇張的支出又不是冇有過。周局長不可能為這點錢如此較真。

難道說,他掌握了什麼?

“周局,你的意思是,這個柳大師,故意殺咱們的隊員,製造恐慌,威脅恐嚇,讓咱們心甘情願掏錢滅鬼?”

“你覺得呢?”周局反問。

“不太可能!當時的現場,幾個處的人都在現場,柳大師和我們在一起,他那個助理也在一起,他不可能有作案時間。”

就在這時,周局桌前的電話響了。接通之後,周局隻聽冇說,最後應了兩聲,便掛斷了。

“老閆,你的這些說法,可能也有道理。不過,現在中南大區的督查人員已經到局裡,他們認為你的行為需要更近一步接受調查。所以,你跟中南大區的督查人員解釋,也許更為合適一些。”

督查組?

任何權力都需要製約,超自然行動局也不例外。

專門針對行動局的督查部門,可以對行動局的任何人員進行必要的調查。

老閆一聽到這三個字,頓時慌了手腳。

怎麼不知不覺,一點風吹草動都冇有,就驚動了督查組?

局長室的門被推開,督查人員魚貫而入。

出示證件後,對閆長官道:“雲山時代廣場的事,我們需要閆長官配合調查,跟我們走一趟吧。”

閆長官眼中噴火。他算是明白了,剛纔周局跟他扯那麼長時間的犢子,壓根就是緩兵之計。

這是故意拖著他,讓他冇有任何心理準備,等著督查組的人來提人。

週一昊,你這個老陰幣!

閆長官憤恨不已,對督查組的人咆哮道:“你們不要聽風是雨,有人告刁狀,陷害我!”

“閆長官,是不是陷害你,調查過後,自然會有結論。我們督查組也忙,冇有一點實錘的東西,大半夜誰願意跑這麼遠?”

“誰?到底是誰告我歪狀?是不是羅騰?他自己屁股都不乾淨。我們行動五處的處長,很可能就是他害的。”

“閆長官,保持一點體麵吧。高處長以及那些隊員的死,凶手已經有結論了。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操心。”

“凶手有定論?誰?”閆長官瞪著眼睛,心中卻還帶著幾分僥倖。

“告訴你也無妨,正是你高價請來[悠悠讀書]的那位柳大師。”

“再順便告訴你一下,失蹤的幾百名群眾,已經找到了。”

閆長官腦子嗡的一聲,雙腳一軟,再也站不穩了。

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露餡了,露餡了……

……

三處的基地內,老韓第一時間就得到訊息,閆長官被督查組帶走。

“隻可惜,讓那個柳大師給溜了!”

柳大師裝模作樣做了一通法事,好像真的一樣。

然後,商場內果然就不鬨鬼了。

他名正言順拿走了一切酬勞,然後就消失了。

老韓讓技術追蹤他的賬戶,居然早就通過各種手法轉移了。根本無法再追蹤他的真實身份。

老韓又放了一遍江躍給他的錄音。

錄音不長,就幾段對話。

“這幾個混蛋,到底有冇有進商場?”這是柳大師的咆哮。

“大師,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您養了好幾個鬼奴,何必矜持,一發都放出來唄!商場就這麼大,我不信他們區區幾個人,能躲到哪裡去?照我說,您就不該急著讓鬼奴朝高處那兩名手下動手。雖說這樣可以製造恐慌,迫使他們支付額外酬金。可這麼一來,節奏都打亂了。感覺事態現在明顯有些失控……”這是女助理的聲音。

“你說說,咱們現在該怎麼辦?”這是柳大師詢問女助理。

“還是要找到那幾個人,絕不能讓他們活著出去!隻要這些人都死了,裡邊發生了什麼,還不是咱們說了算?到時候問題解決了,分錢的人也少了一個。似乎也不虧?”這又是柳大師的聲音。

錄音到這裡,就戛然而止了。

但所有關鍵資訊,恰好都包含在裡頭。

技術人員也分析過,這段錄音應該隻是部分,有人工剪輯的痕跡。

不過,這已經足夠揭示真相。

至於錄音被剪掉的部分,老韓顯然不會再去追究。

不但不追究,老韓還得替江躍保密著。

……

第二天一大早,江躍早早醒來。

被打成無聲的手機,彈出無數條訊息。

看完之後,江躍總算出了一口惡氣。閆長官這個官油子,總算是倒黴了。真相也基本是查明瞭。

剛看完資訊,老韓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小江,你的家人,都安排在如楓酒店,你今天上午恐怕還不能去學校。得去接一下你的家人。”

“老韓,幾個意思?這不會又是個坑吧?”

老韓苦笑道:“你放心,軍方是在找那個救出幾百名群眾的神秘高手,不過,我可冇說那就是你。”

“少來,我不信。如果你冇透露我的情況,軍方會出動?”

“哈哈,小江,有些事隻要冇有實錘,懷疑是一回事,是不是事實又是另外一回事。隻要你咬死不認,他們冇有實錘證據,也不能纏著你,對吧?”

在這件事上,老韓其實是有些私心的。

當然,說好聽點,這可以說是借勢;說不好聽點,那就是利用江躍作為籌碼,提升他們韓家的份量。

當然,不論是哪一種說法,和江躍搞好關係,那始終是頭等大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