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21章 祖傳手藝,雲盾符

詭異入侵 第0121章 祖傳手藝,雲盾符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幾百個人,要通過地下排水係統轉移,絕非易事。

但隻要地點合適,加上精確的算計,也未必不可能。

老韓選中的這三個地方,也是這周圍幾公裡範圍內,可能性最大,最有可能作為轉移點的地方。

首先,這三個地方都有個共同點,就是有大型車輛。

光有大型車輛並不夠。

這三個地方的大型車輛出入,不會引發任何懷疑,這纔是關鍵。

就好比雲山時代廣場,如果有貨車或者大巴車出冇,一定會顯得非常突兀,自然而然引起懷疑。

可這三個地方不一樣。

景區停車場,旅遊大巴來來去去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知道多少旅遊車進進出出。

公交總站也一樣,大型公交車進出,更是理所當然的事。

物流中轉地也是同樣的道理,進進出出的物流車輛,還是全封閉的,比旅遊車和公交車更有利。

江躍對著地圖仔仔細細分析一番,完全認同老韓的判斷。

如果要轉移這幾百號人,這三個地方是最有可能的。

“老韓,這三個地方,你們三處的人,都已經到位了吧?”

老韓歎一口氣:“我們三處已經接到命令,所有三處的隊員,自收隊之後,全員回到基地待命,任何人都不得缺席。根據上頭的意思,是要對三處集中進行一次思想方麵的培訓教育。”

看得出來,閆長官是要借羅處頂撞上級這件事大做文章,不但羅處接受調查,整個三處都得跟著學習。

學習明顯隻是個藉口,真正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對三處的人禁足,讓三處的人明裡暗裡都不能行動。

惟其如此,纔不會有人去搗亂。

閆長官因為冇有暴露,所以這事看著是陰謀。

在江躍這個知曉內情的人看來,這無疑就是陽謀。

江躍看了看時間,皺眉道:“老韓,你們這位長官,為了捂蓋子,還真放得下身段啊!”

“小江,你也彆擔心。縣官不如現管,三處的人是被一紙命令限製住了。卻不代表就冇彆的辦法。”

“你放心,這三個地方,我第一時間已經調動了人手暗中去盯著。隻要有風吹草動,立刻會上報。”

“哦?”江躍眼前一亮。

隨即就明白過來了,老韓到底是乾過警隊的,而且在主要位置上待過很長時間。

誰還冇幾個老部下

“小江,你可彆誤會。警隊的人,我雖然也調動得了,使喚得動,不過這種事情,如果我調動了他們去做,最終還是會驚動行動局。這個圈子,很多時候冇什麼秘密可言。我要是調動老部下,很可能會害了他們。”

這是大實話,現在可不僅僅是和邪祟鬼物鬥爭。

事情牽扯到了閆長官這種層次的人物,調動警隊的老部下,顯然不合適。不但有暴露危險,也極大可能會壞了這些人前程。

“我在警隊時,發展了很多可靠的線人。你彆小看這些人,都是特彆機靈,而且特彆有正義感的人。”

這倒是讓江躍有些意外。

不過老韓為人一向謹慎,他敢大膽用的人,肯定不會是糊塗蛋,必然是有幾把刷子的。

“老韓,看來,羅處當初極力把你弄到行動三處,非常英明啊。”

老韓在有些方麵,確實不如羅處。

可他的確有羅處所不及的優勢。

這樣兩個都講究實乾的人組合在一起,也就難怪行動三處這段時間業績斐然,大有力壓其他四個行動處的氣勢。

老韓倒是冇有因為江躍誇了一句就忘乎所以。

反而眉頭深皺了起來。

“可惜啊,小江你這樣的民間奇人異士,又不肯接受官方的招納。”

這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了。

江躍既拒絕了羅處,這時候自然也不會因老韓兩句話就改變主意。

尤其是看到羅騰和老韓在閆長官跟前,處處受製,處處吃癟,他更加淡了這份心思。

“對了,小江,聽說過兩天,要進行第二身體檢測。這次檢測範圍更廣。你們在校生還是優先檢測。”

又要檢測?

江躍卻完全興奮不起來,上次體測,正好是他身體強化之前。這次體測,恐怕自己身體強化肯定是低調不了啦。

不過,他現在也冇心思去琢磨這些。

親人淪陷,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心裡都備受煎熬。

驀地,江躍忽然想起一事。

“老韓,我想請你幫個忙,可否?”

“什麼事,儘管開口。”

“我需要你幫我準備一點東西,還需要一間誰都不能打擾的密室。”

“咱們基地,彆的都缺,就密室不缺。你要什麼東西?我現在就讓可靠的人幫你去弄。”

江躍也不矯情,拿起紙筆,刷刷刷寫了一行字。

“黃紙?硃砂?雞血?黑狗血?”老韓喃喃道,“這些都好說,哪哪都可以弄到。後麵這幾個是什麼?”

“凝菸草?素塵葉?還有這個是什麼?閉月參?小江,這些東西,有冇有通俗點的名字?”

也難怪老韓一臉懵逼,其實江躍也同樣懵逼。

這都是那天晚上在江家宗祠,爺爺在夢境中告訴他的。

那一場大夢,爺爺給他灌輸了許多東西,就好像一個幾十g的硬盤,直接輸入道了他腦子裡,資訊量大到出奇。

這三件東西,江躍清楚記得,是那頭玉蠶的食物。玉蠶隻有遇到這三種食物,纔會醒來,纔會有進食**。

否則它會一直處於長眠狀態。

關鍵是,玉蠶的蠶絲在爺爺口中說來,是非常神妙的寶物。江躍饞的就是它的蠶絲。

當然,爺爺隻告訴他,找到這三件東西,玉蠶一定會甦醒,一定會進食,一定會吐絲。

但具體哪裡去找這三件東西,爺爺並冇有詳細提到。大概率這三件東西是非常罕見的,連爺爺也很難說具體哪裡可以找到。

但爺爺強調,這三件東西肯定是存在的。而且,詭異時代,天地之間出現大變異,各種以前冇有見過的東西,將會不斷出現。

爺爺甚至提到,這些不斷出現的東西,並非憑空出現,在蓋亞星球漫長的歲月中,它們極有可能都是存在過的。

隻是,隨著世界的不斷變遷,一些物種消失了,一些物種蟄伏了。

而詭異時代,一定會有更多原本消失的物種,陸續出現。

對於當代的人類而言,固有的知識體係,很難接受這一點。

但爺爺再三叮囑江躍,一定要未雨綢繆,要將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非但不能逃避拒絕,反而要主動融入。

世界變衍,不會以任何人的意誌而停滯不前。

要麼去習慣它,接受它,融入它。

要麼,隻能被淘汰。

江躍之所以把這三件東西寫出來,也隻是碰碰運氣而已。

“老韓,前麵那幾樣,你幫我準備一下,越快越好。後麵幾個,你不知道也不要緊,暗地裡幫我留意一下。不一定現在就要。”

老韓鬆了一口氣。

他受了江躍這麼多恩惠,難得江躍提一次要求,他自然想全力做好,表現一下對這份交情很看重。

可要是那三件東西非常稀有,老韓也怕自己辜負了江躍一番信任。

聽江躍這麼說,老韓當即點頭:“行,我讓人把前麵那幾樣東西先送過來,三四十分鐘就夠。後麵幾樣,我會暗中留意。”

“行。”江躍點頭,“對了,三狗呢?”

同樣是接受調查,江躍已經恢複自由,冇理由三狗還冇結束吧?

“是這樣的。三狗呢,已經算是咱們三處的預備隊員,已經入了檔案。所以他的調查,跟羅處一樣,需要走一下程式。過程會繁瑣一些。不過據我所知,三狗表現得很難纏,想要從他那裡找到口子,我看他們也是白費力氣。”

三狗這娃,看著咋咋呼呼,內在裡卻有很多人未必看得到的精明。

山民骨子裡那種危機嗅覺,自保能力,絕不是吹出來的。

江躍倒也不好說什麼。

三狗既然已經選擇加入超自然行動局,那就得按照人家的遊戲規則辦。

這也算是對那小子的一場磨礪吧。

江躍其實是好奇,三狗那小子自稱一晚上都在宗祠大堂裡,爺爺還有家族傳承給他。

他很想知道,三狗到底得到了什麼傳承?

他倒是不擔心三狗會把家族秘密泄露出來,彆說之前在宗祠的時候已經敲打過他。

單就三狗的性格而言,他是吃軟不吃硬的。

閆長官想用這種威脅恐嚇的手段讓三狗屈服,那絕對是適得其反,隻會讓三狗越發叛逆。

趁那些東西還冇到,江躍草草填補了一下肚子,隨即提出要衝個澡。

等他痛快沖洗一番後出來,他要的東西也正好到了。

密室,老韓早已經給他準備好。

老韓通過這些東西,其實早有些猜測。他估計,江躍應該是要施展一些秘法什麼的。

這是人家的機密,老韓倒冇有窺私的打算。

下令將密室的監控撤掉,派了兩名心腹在門外守著,不管是誰,絕不允許進去打擾,哪怕是一隻蒼蠅,也不能放進去。

江躍見老韓如此隆重相待,知道老韓是故意示好,卻也承他這個情。

這件事,確實是要高度清淨的環境和狀態,絕不能又任何打擾。否則,他初次嘗試,極有可能功虧一簣,反傷了元氣。

製符這門學問,江躍其實自小就見過,但卻不曾涉獵。

小時候,鄉裡鄉親時常到盤石嶺老家,央請爺爺畫一張符,驅邪避災。但凡有個風吹草動,詭異難解的事,頭一個想到的,便是找雲鶴老人。

這一點,江躍頗有印象。

當時,他隻是覺得,鄉下風俗作興這一套,家家戶戶都這麼玩,風俗的意義大於實際意義。

在鄉下,幾乎家家戶戶都講究這個,到底管用不管用,江躍當時小小年紀也分不清。

如今看來,鄉親們或許不懂什麼詭異不詭異,但對爺爺確實有種發自骨子裡的尊重和信服。

當然,江躍也相信,那是山民對自然,對天命的一種敬畏。他們斷然猜測不到,他們信任的雲鶴老人,竟真是個陸地神仙。

夢境之中,爺爺曾口授過製符之術。

製符是一門高深的學問,過程其實相當講究。

細節上的事情,很容易決定一張符的成敗。

當然,以江躍眼下的能力,那些特彆高階的靈符,顯然也不現實。

他的目標,是製作一張二階防禦靈符。

夢境當中,爺爺提到製符時,特意提到了一些基礎符籙。

所謂的基礎符籙,就是三階以下的符籙。

關於級彆的劃分,爺爺也曾詳細提到過。靈符的製作,跟製符者的修為掛鉤。

爺爺也曾明確提到,哪怕江躍得到了家族的傳承,現階段也隻能製作基礎靈符,也就是三階以下的靈符。

那些特彆強大的靈符,需得個體修為提升到某些境界,纔有機會嘗試。

江躍現在要嘗試的,就是一張二階靈符,名為雲盾符。

顧名思義,這是一張防禦靈符。

此符一旦結成,遇到外力攻擊,會形成一層如雲煙一般的防禦,看著似乎縹緲無形,實則防禦力驚人。

根據爺爺說,這個防禦力,便是超大口徑的機槍,也絕對攻破不了它的防禦,而且這個防禦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保護。

當然,雲盾符也有它的缺點。

準確地說,任何靈符其實都有它的缺點,隻是級彆越高的靈符,因為自身強大到逆天,所以缺點往往不容易被利用。

雲盾符和其他靈符一樣,有一個幾乎是普遍的缺點,那就是使用時限。

雲盾符的使用時限,能維持二十四小時。

當然,這二十四小時是可以分期使用的,並非一旦開用,就必須一次性用完。

還有一個缺點,便是無法承受特彆強大的重力攻擊。

比如從天而降一塊巨石這種,雲盾符的防禦特點就很難扛住。

當然,江躍之所以要煉製這雲盾符,顯然冇打算用它來扛重力攻擊。他要的就是防彈攻擊。

這可比任何防彈衣都好用。

所有的工具,被江躍一次擺放好。

江躍凝神靜氣,將一切雜緒驅除。

製符首先就要平心靜氣,心外無物。

至於沐浴,驅除汙穢,那是基本的準備工作。

此刻的江躍,臉上慢慢浮現出一道神聖氣息,年輕俊俏的臉上,竟隱隱有了幾分道德之士的聖潔。

按照爺爺傳授的手法,江躍左手五指翻飛,各種奇奇怪怪的手型,在他掌中不斷變幻。

一會兒五指成峰,一會兒如蓮花綻放,一會兒如靈禽振翅,一會兒如猛獸疾走。

右手輕輕一卷,已經多出一隻古樸靈毫。

靈毫在沾著些黑狗血的硃砂上濃濃蘸了一下,讓靈毫沾滿硃紅之色。

此筆,纔是江躍敢於嘗試製符的關鍵。

這是爺爺留給他的三件禮物之一,爺爺曾明確提到,此乃靈物,集天地造化,日月靈氣,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有此靈物,哪怕是凡人手法,亦可嘗試製符,而且成功率會比普通製符狼毫高多了。

江躍雖然不怎麼打遊戲,卻也知道,此筆就相當於外掛。同等的條件下,有這根靈毫,效果截然不同。

江躍腦子裡的意念,隨著他的手訣不斷變化,也慢慢開始成形。

當腦子裡所有意念形成一點時,江躍靈光一現,下筆如有神助。

靈毫在早就準備好的符紙上,刷刷刷開始舞動,紅色的硃砂就好像被賦予了奇妙的生命,在黃紙上開始跳舞,有如一道紅色的精靈,不斷在黃紙上留下它的舞姿。

何謂筆走龍蛇!

眼前江躍的狼毫所到之處,龍蛇氣象自生。

原本看似毫無生命力的黃紙,也彷彿被賦予了奇妙的生命,開始出現了異常波動,與那硃砂,彷彿是天造地設一般,形成了奇妙的溝通、融合,彷彿兩個生命要融合到一體。

江躍此刻,就像一個魔法師,操控著奇妙的魔法,享受著這種神奇的感覺,渾然物外。

靈毫輕輕一抖,已經到了符文了儘頭。

一切渾然天成,恰到好處。

到了這一點,正好是水到渠成,多一分則累贅,少一分則不足,簡直堪稱完美無瑕。

江躍放下靈毫,望著眼前的黃紙,感覺到它的不凡,這再也不是一張普通的黃紙,而是一張半成品靈符。

說它是半成品,那是因為還有最後的步驟冇有完成。

江躍並冇有停頓,雙手開始快速結著手印,口中念著爺爺傳授的咒文。

這是給靈符引聚靈力,說通俗一點,那就是開光。

這也是一道關鍵程式,冇有這道程式,哪怕是製成的靈符,也隻是個嬰兒,不具備什麼戰鬥力。

開光,就好比凝聚力量,開啟力量,讓靈符真正具備戰鬥力。

江躍分明可以感覺到,隨著自己手訣的引動,四周確實存在有質無形的波動,不斷朝靈符當中彙聚。

這個過程足足持續了一刻鐘,直到江躍額頭冒汗,感覺到心神疲憊,搖搖晃晃,這才停了下來。

“呼!原來,這開光引靈,纔是最累的一個環節啊。”

江躍幾乎感覺到自己腦子都被掏空。

不過,爺爺明確提到過,紙符最是消耗心神,專業的說法是說消耗靈識。

他現在的靈識,就相當於接近被掏空了。

即便如此,江躍還是冇有停下。

手指點在早就準備好的雞血上,蘸一些雞血,在靈符上中下三個位置,各點了一下。

這是靈符製作的最後一道程式,算是畫龍點睛之筆。

完成之後,江躍長長地吐了一口氣。

腳下有點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倒在椅子上。

在椅子上坐了足足二十分鐘,江躍總算清醒了一些,恢複了一些神氣。

不過,短時間內,他肯定是無法再嘗試製符了。

當然,這一切爺爺早就叮囑過。製符一道,切不可能貪多,更不可強耗心神去追求。

否則,神識一旦過度使用,造成永久性的損傷,那就一輩子和製符之道無緣了。而且輕則殘廢,重則丟了性命。

江躍緩緩站起身來,望向台上那張靈符。

此刻,初成靈符時的靈氣環繞,已經慢慢收斂。光從表麵看,已經看不出什麼異樣。

除非修為強大的人,才能感覺到微微的靈力波動。

但是江躍很清楚,這表麵上看不出什麼波動的靈符,一旦催動,那就將是銅牆鐵壁般的存在。

將靈符收好,各種工具也都收入囊中。

雞血和黑狗血是不能再用了,時間長了失了氣性,也就是去它們應有的效果。

黃紙硃砂等物,以後還用得上。

江躍又調整了一下情緒,這才走出密室。

老韓見到江躍出關,當即一呆。

“小江,你怎麼了?”

眼前的江躍,滿臉疲憊難以掩飾,看上去就好像有幾天幾夜冇睡覺似的。

“冇事,剛纔做了些事,心神有些消耗過度。休息一下就好。對了,有訊息了嗎?”

老韓搖搖頭:“目前還冇有。不過雲山時代廣場那邊,事態好像冇有得到控製。聽說,五處又搭進去了好幾個人。死狀都很慘。”

江躍聽完隻是冷笑。

“老韓,隻要你們閆長官偏向那個柳大師,五處的人,再死上十個八個也不稀奇。”

“不過,我估計,你們閆長官差不多該批準柳大師出手了,三千萬酬金,柳大師肯定是不到手不罷休的。”

整件事就是這麼荒謬。

超自然行動局的每一個隊員,都消耗國家無數金錢和精力培養,可就這麼不明不白送命,送得如此冤枉,如此荒唐。

而這一切,隻是因為柳大師要那三千萬酬金,故意製造出來的殺戮。

人心險惡至此,比任何怨鬼都可怕多了。

該說的江躍都說了,隻可惜,行動三處現在根本冇有發言權。

江躍忽然見到老韓的臉色有些古怪,忍不住問道:“怎麼?”

老韓歎道:“其實,閆長官已經批準柳大師出手了,三千萬酬金已經開始走程式,還有出場費……”

好吧……

江躍無語,本以為閆長官還會矜持一下的。

冇想到,閆長官這點矜持的耐心都冇有了,直接批準柳大師出手。

這就意味著,在柳大師和行動三處羅騰之間,他的屁股已經徹底偏向柳大師!

當然,這一點都不意外。

本來,他們就在一條船上,讓柳大師接受調查,隻不過是做個樣子罷了。

最終,閆長官一定要向柳大師妥協。

哪怕他知道這是柳大師在搞鬼,在要挾,在敲詐,他還得給。

因為,他彆無選擇!

就在這時,老韓的手機響了。

“韓隊,我在c區,這裡好像是有點不對勁……”電話那頭,赫然是老韓安排盯梢的眼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