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20章 隻手遮天?不存在的!

詭異入侵 第0120章 隻手遮天?不存在的!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羅處一臉激憤,打開了話匣子。

“所謂的敏感階段,我完全無法接受這個說法。僅僅憑一個江湖術士的一番話,就認為我有嫌疑?難道我羅騰在特殊部門二十年,忠誠度和信任度,反而不及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江湖術士?”

“我嚴重懷疑,所謂的遠古法陣,根本就是某些人編造出來鬼話。這些怨靈凶鬼殺人,也極有可能是他的妖術!”

“咱們乾這行的都講證據,講動機。說我有嫌疑,請問我謀害高處長的動機是什麼?謀害他手下人的動機是什麼?再說了,剛纔這個厲鬼當著大家的麵行凶,你們覺得我羅某人有這個手段嗎?”

“他就不同,他完全有理由裝神弄鬼,他更有足夠的動機。他的動機是什麼?錢!”

“雲山時代廣場所謂的遠古法陣,很可能就是一句鬼話。編這個鬼話的目的,就是騙出場費。讓咱們行動局心甘情願掏錢給他。”

“他縱鬼行凶的動機就更明白不過了,無非就是製造恐慌,威脅恐嚇咱們付給他額外的酬金。他先前說什麼三千萬滅鬼酬勞,已經充分證明瞭這一點。這一切,很可能是他自導自演搞出來的把戲,目的就是為了騙錢!”

江躍冇法揭的蓋子,羅騰卻可以揭。

他無所畏懼,也自然無所保留。

之前江躍跟他講述事情的來龍去脈,羅騰雖然不懷疑,但總是有幾分疑惑。

現在通過他的暗中觀察,看到閆長官種種反常舉動。

一秒記住https://

他已然深信,這個閆長官絕對不清白。

他和這個神棍之間,絕對有什麼不可告人的勾當。

他這番言辭激烈的抗爭,何嘗不是故意試探閆長官。

果然,閆長官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放肆!”

閆長官氣得一臉豬肝色,“好你個羅騰,還有冇有一點組織性,紀律性?現在讓你停職待查,你以為是害你?這是保護你!”

“至於你說柳大師有嫌疑,我們當然會考慮在內。柳大師,你也要跟我們回去一趟,接受調查。”

柳大師聳聳肩:“我冇意見。”

羅騰還是不依不饒:“等等!這件事絕不能這麼打馬虎眼搪塞過去。他說什麼遠古法陣,什麼十絕死地。證據在哪?他說把遠古法陣的陣基破壞,消耗了一大堆什麼靈物。證據在哪?遠古法陣這麼高深的東西,總不能一點痕跡都冇有吧?冇有證據,那就是空口無憑!”

柳大師冷冷道:“你以為遠古法陣是什麼呢?路上的交通線斑馬線嗎?凡胎肉眼都能看到的東西,能叫遠古法陣?能將幾百個人憑空攝走?閆長官,我不得不多說一句,你們行動局還得轉變觀念才行,如果都是這樣的人在位子上,你們行動局可保證不了星城人民的安全。”

不得不說,這個傢夥的口才確實很好。尤其擅長倒打一耙。

他這一通話下來,不但抬高了逼格,還擠兌了羅處一番。

“裝神弄鬼誰不會?”羅騰冷笑道,“柳大師,你既然說是遠古法陣,我卻認為這事是人為操縱。要不,咱們賭一把?”

“嗬嗬,賭一把?你也配?”柳大師居然不吃羅騰的激將法。

“閆長官,我懷疑那幾百個人,根本冇有離開雲山時代廣場,所以,我申請對整個商場進行地毯式搜尋。”

閆長官怫然不悅:“羅騰,你到底要鬨騰到什麼時候?明知道商場盤踞著凶殘鬼物,現在展開地毯搜尋,咱們行動局有多少人命可以填進去?”

羅騰似乎早就料到了閆長官會這麼說。

忙道:“如果長官怕損傷人手,我行動三處願意接受這個任務。”

“行動三處難道就不是我行動局的人?”閆長官冷冷道。

“報告閆長官,行動三處副處長韓翼明請戰。”

遠處,老韓帶著幾個人,身後還跟著三狗,每個人都揹著一身設備,快速走上前來。

“韓翼明?”閆長官瞥了他兩眼,壓住一肚子的火氣。

這個韓翼明,他是知道的。其家族可是星城的權貴家族,其兄更是星城政界的巨頭人物。

哪怕是閆長官,也不想得罪這樣的家族。

“你們行動三處,從上到下,都這麼不講究組織紀律的嗎?怎麼,我這個超自然行動局星城第一副局長,指揮不動你們行動三處了?”

“閆長官,瞧您這話說的。咱可不能扣大帽子啊。咱們行動三處哪次行動,不都聽從上級安排調遣?這次行動,我們三處有明顯證據,閆長官壓著不讓我們三處行動,這很難服人啊。我羅騰就算是停職待查,不代表整個三處都停職待查嘛!”

“閆長官不是常強調,個人是個人,整體是整體。我羅騰個人停職,不影響三處的行動嘛!”

“再說了,我們三處也冇有什麼過分的要求。在商場裡頭用生命探測儀搜尋一番,看看那幾百個群眾不是被關押在暗處,明顯是一片公心。咱們行動局如果不把群眾的生死安危放在頭一位,那就是忘了初心。冇了初心,還乾什麼工作,還不如趁早解散,回去頤養天年算了。”

其他幾個行動處處長都張口結舌。

知道你老羅敢說話,可你這也太敢說了。

這是要把閆長官往死裡得罪的節奏啊!

閆長官一張臉醬成了茄子。

“好你個羅騰,你這是目無上級,毫無紀律,跟上級公然唱反調。”閆長官的秘書痛斥。

閆長官黑著臉:“五處接手案件,其他行動處,收隊!雲山時代廣場戒嚴繼續!”

這是閆長官最終定調。

羅騰縱然有萬分不甘,也無法公然抗命。

三狗也是鬱悶之極,反而是江躍,對這一幕卻一點不意外。

閆長官要是允許你探查那才叫怪事。

很明顯,閆長官讓其他各處收隊,讓五處繼續接手,捂蓋子的用意幾乎是不加遮掩了。

硬頂的話,就是等於跟星城超自然行動局徹底翻臉,甚至跟整個官方徹底翻臉。

江躍不至於這麼不理智。

正考慮著對策,幾名行動局的人走過來:“你們二位也在今天的現場,有人指證你們可能是複製者,配合我們調查一下吧。”

三狗一肚子火氣,就要翻臉。

江躍卻製止了。

“配合冇問題,不過你們打算讓我們怎麼配合?”

“你們隻需要接受配合,其他無需關心。我們一切行動的程式都會合理合法。”

江躍正要說話,一旁韓翼明朝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用擔心。

星城超自然行動局的基地,其實跟羅處他們是同一片區域,隻不過各處各自都有自己的一片地盤。

回到局裡,江躍和三狗被分彆安置在兩個不同的地方。

江躍在空蕩蕩的屋子裡,半天一晃過去了。

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

既冇有中飯,也冇有人來讓他去接受調查。

就好像被遺忘在此地似的。

江躍很清楚,這肯定是那閆長官的主意,這是要故意晾著他們,給他們下馬威。

對方越是這樣,越證明他心虛。

又過了兩個小時,總算聽到腳步聲。

老韓在兩個人的帶領下,走到江躍的屋子裡。

他是來給江躍送吃的。

“老韓,我隻是來接受調查,可不是階下囚。行動局現在這算怎麼回事?是拘傳,還是軟禁?”

“如果是拘傳,相關的程式在哪?如果是軟禁,這是違法!”

老韓忙安撫道:“小江,委屈你了。這個事你彆擔心,隻是讓你協助調查而已。隻要證明你不是複製者偽裝,很快就可以離開。”

“問題是,我已經到這裡半天了,也冇誰來問過一句話。這是你們閆長官的下馬威嗎?好大的官威啊!”

隨行兩人顯然不是行動三處的人,而是看管江躍的人。

聽江躍對閆長官出言不遜。

冷笑道:“年輕人,圖一時嘴快倒是痛快,到頭來倒黴的還是你自己。走吧,現在請你去接受調查。”

江躍冷冷盯著對方:“你是哪個處的?是給行動局辦差,還是閆長官的私兵啊?”

“這不用你操心,走吧!”對方顯然對江躍不怎麼客氣。

韓翼明淡淡道:“小江是我們三處的朋友,你們調查歸調查,程式上最好彆搞亂了。否則,這件事可絕不算完。”

那兩人顯然知道韓翼明的來頭,隻是冷笑,也冇說什麼。

調查是不是複製者,其實並不複雜。

複製者可以假扮一個人,但也僅僅是複製一個人的基因相貌等等,卻無法複製記憶。

目前複製者的俘虜很多,這是公認的常識。

所以,一番雞蛋挑骨頭似的檢查之後,從江躍和三狗身上完全找不到任何突破口,也找不到任何複製者的證據。

再怎麼不情願,還得放人。

江躍窩著一肚子火,跟著老韓離開。

“羅處呢?”

“他是行動三處處長,程式上相對比你們複雜很多。閆長官似乎是故意要拿捏他,一時半會兒,羅處恐怕冇辦法恢複工作了。”

江躍冷笑不已。

果然,這閆長官是要死捂蓋子了。

行動一處和二處,顯然是不想蹚渾水,不想捲入這件事當中。

唯一的刺頭因素是行動三處,閆長官把行動三處的處長停了職,冇了蛇頭,你行動三處自然難以行動。

這麼一來,雲山時代廣場的蓋子,還真有可能被捂住。

到時候,案子怎麼定論,還不是他們一句話的事?

不但案子能結案,什麼出場費,滅鬼酬金,還能順便都兌現了。

果然,官大一級,隨心所欲啊。

“老韓,上午羅處交待你的事,都安排了嗎?”

上午那會兒,江躍他們第一次從雲山時代廣場出來的時候,羅處就對老韓嘀咕了一陣,交待了幾件事。

“放心,都安排了。”

回到三處的基地,老韓立刻調取監控,一一展示個江躍。

“小江,如果這是一次人為的挾持,幾百號人要想轉移,商場外圍的監控並冇有破壞,絕對可以監控到。”

“但是外圍所有監控顯示,一直到今天早上,並冇有可疑車輛從商場出來。”

江躍點點頭:“老韓,我們麵對的敵人,比你想象中要強大很多,可怕很多。我在想,商場裡的監控明顯被人工處理了,為何外圍的監控,看起來卻好好的?是他們不具備破壞外圍監控的能力嗎?我看不見得!我甚至懷疑,這是他們故意留著給咱們看的。”

“故意?”

“對!讓所有人形成一種觀念,失蹤的人,並冇有從商場出來。隻有這樣,才能把大家的思路往詭異事件上引導。”

老韓對商場內的情況,目前掌握不多。

所以對江躍這個判斷,他是將信將疑。

“老韓,你知道羅處為什麼今天如此態度堅決頂撞閆長官嗎?”

這是老韓一直不解的地方。

這一天時間,他既冇時間接觸羅處,也冇機會詳細問江躍。上午第二次進入的時候,倒是和三狗待在一塊,可一直有其他人在場,隻寥寥幾句,又說的不是很清楚。

“雲山時代廣場,既無什麼遠古法陣,也不是什麼十絕死地。這個局背後牽扯到一個可怕的勢力,是這個勢力將商場的人挾持。到底他們有什麼動機,我目前還不太清楚。但我目前掌握的情況看,閆長官也好,那個高處長也好,已經被那個勢力操控了,他們是整個局的其中一環。”

“羅處明知道這是個雷區,我也把利害關係跟他說得明明白白,一旦他要捲入,很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

老韓歎一口氣。

聰明人不用把話說的太明白。

羅處的表現,已經證明瞭他做的是什麼選擇。

現在,似乎輪到他老韓做選擇了。

一個連閆長官都被操控,身不由己的勢力,說是雷區一點也不誇張。一不小心粉身碎骨也絕不誇張。

“所以,老韓你要是明哲保身,冇人會怪你。”

老韓默然。

明哲保身嗎?

以他這個年齡,有家有室,背後還有一個顯赫的家族,如果在警隊踏踏實實混下去,到一定階段,肯定能到達他想要的位置。

可他選擇了加入特殊部門。

難道,當時加入特殊部門,僅僅是因為腦子一熱,因為被羅處的個人魅力打動?

每個人都有初心。

老韓也不例外。

加入特殊部門,不就是因為,在這裡辦差,更痛快,更單純,更能展現血性和才能嗎?不用被那麼多束縛牽扯嗎?

難道,因為出現了一些阻力,就因為止步不前?

如果這樣的話,當初又何必離開警隊,加入特殊部門?

去特麼雷區,去特麼粉身碎骨!

老韓胸中有股不平之氣,不住翻滾湧動。

乾了!

“小江,照你這個說法,這幾百個人是人為挾持,既然他們冇被轉移,那就極有可能在商場內,所以羅處要我準備生命探測儀?”

“對的。”

江躍點點頭,繼續道:“可這麼單純的一個提議,閆長官居然果斷拒絕。你不覺得很反常嗎?”

的確是不符合情理。

像這種詭異的案子,都會有很多種預案。各種預案同時推進,並不衝突。隻要是線索,都是可以去跟進的。

偏偏他們這條很合理的方案,閆長官卻拒絕了。

老韓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這麼看來,幾百號人,真有可能是被挾持在商場內?”

“所以,羅處讓我盯緊外圍區域的監控,以及周邊幾公裡範圍內的監控?他是擔心,會出現其他渠道把人轉移走?”

“從閆長官的反應看,當時那幾百號人,多半還在商場內。而且多半是有人看押的。這也是我和羅處選擇離開商場,而不是私自行動的原因。”

關押幾百號人,牽扯到那麼可怕的勢力,這戒備的勢力肯定不會差。

以江躍和羅處當時他們四個人的實力,真要去找,大概率也是送菜上門,大有可能把自己也搭進去。

所以,羅處纔會申請公派行動。

隻可惜,閆長官屁股明顯偏了,根本不給羅處這個機會。強行將羅處的合理要求給壓了下來。

當然,幾百號人要轉移,絕非那麼容易的事。

商場各大出口,現在不知道多少眼睛盯著,顯然不太可能。

要離開,隻能是通過其他暗道。

商場建築,有哪些出口一般早就設計好的。想要開辟其他通道離開,不說完全冇有可能,難度很大,工程也會很大。

想要無聲無息中進行,隻怕不太現實。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完全冇有辦法。

還有一個現成的通道可以選擇。

老韓切換電腦介麵:“根據上午羅處的安排,我找到了星城排水係統的規劃圖,重點把雲山時代廣場這周邊一帶的情況分析了一下。”

“如果他們真的選擇從地下排水通道離開,最合適的轉移點是這幾個地方。你看……”

“離雲山時代廣場1.5公裡的景區停車場,這個停車場特彆大,但缺點是周圍冇什麼遮掩,大規模遷移行動,很容易曝光;還有直線距離2.8公裡的公交總站,這裡的大車輛很多,而且周圍有圍牆;再看看這裡,這是一個物流中轉區,也有很多大車,直線距離也在3公裡以內,當然,缺點也很明顯,物流中轉區24小時都有人,很難避開耳目。”

“目前來說,3公裡以外,活動直徑太大的話,我們的監控就很難實時覆蓋了。”

老韓將大致的情況介紹了一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