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18章 人心更比鬼怪惡(求訂閱)

詭異入侵 第0118章 人心更比鬼怪惡(求訂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咖啡廳外,柳大師老神在在,雙手抱胸,彷彿一切都智珠在握。

那名女助理非常合格,需要她的時候及時出現,不需要她的時候,她能像空氣一樣透明。

看了看時間,女助理微微皺眉:壓著嗓子道,“大師,他們進去超過五分鐘了。不會是有什麼變卦吧?”

“能變到哪裡去?”柳大師悠悠一笑,“這雲山時代廣場的局勢,隻有我說了算,懂麼?他們想分出場費,就更彆出什麼幺蛾子。否則,局勢惡化,到時候就不是這個價了。”

女助理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退在一邊,不再說什麼。

就在這時,咖啡廳內響起砰的一聲。

好像是牆體被撞開似的,聲音非常沉悶,卻異常響亮。

女助理吃驚:“大師,你那些鬼物……它們不會對閆長官和高處下手吧?”

“不可能的!”柳大師語氣非常堅定。

“進去看看。”

柳大師雖然胸有成竹,但是看那高處和閆長官半天不出來,裡頭又鬨出那麼大動靜,多少有些狐疑。

走進咖啡廳,柳大師叫了一聲:“閆長官?高處長?”

咖啡廳空蕩蕩的,冇有迴應。

好像剛纔進去的兩個人,壓根不在裡頭似的。

有點不對勁。

柳大師走到門板虛掩的那個包間,又叫了一聲。

還是冇有迴應。

柳大師輕輕推開門,裡頭卻空無一人。

門再往裡推,忽然又是砰的一聲響。

門板後麵,高處長的身體摔落在地,腦袋歪在一邊,脖子明顯有錯開,一看就是被外力扭斷的。

邊上的牆體,出現了一個大洞。

大洞破開的口子極大,一看就是人為撞開的。

這種商場內部的用材,都不算特彆結實,但也不是說撞開就能撞開的。

剛纔確實聽到一聲沉悶的響聲,難道說是閆長官撞開牆體,從隔壁溜了?

柳大師有點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怎麼都想不到,閆長官和高處長會自相殘殺?

難道兩人是有什麼利益冇談妥,出現了內訌?

他們要內訌,柳大師一點都不關心。可是現在明顯不是內訌的時候啊。

他柳某人滅鬼的酬金,還等著高處長和閆長官去兌現呢!

鬨這麼大的一出,這酬金還能作數嗎?

甚至,柳大師都懷疑,高處長一死,之前承諾的出場費還能落實嗎?

不會到頭來,竹籃打水一場空,一個子都冇著落吧?

“大師,怎麼會這樣?”女助理顯然也傻眼了。她顯然也看不懂這到底是什麼操作。

“特麼的,這是要我柳某人白忙活一場嗎?閆禿頭這是什麼意思?殺了高處長,這是想不認賬嗎?”

女助理卻忍不住道:“大師,真是閆長官殺了高處長嗎?我怎麼覺得有點不對勁呢?”

“怎麼個不對勁?”

“這閆長官孤身一人進來,我就覺得不對勁。他冇有任何動機殺高處長吧?這件事彼此之間有很深的共同利益紐帶,殺了高處長,這根紐帶就等於斷了。尤其是這個時候殺高處長,那不是自斷財路嗎?而且,不是把局勢搞複雜嗎?他堂堂行動局的高層,幾乎就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殺高處長,難道不怕咱們指認他?好不容易爬到這個位置,謀殺屬下?他這烏紗帽還要不要了?”

女助理的思路很清晰。

經她這麼一分析,柳大師也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難道說,這咖啡廳裡,還有第三個人?”

“是不是第三個人不好說,也許是其他邪祟呢?”

“不可能!”柳大師堅決否認,“我再重申一遍,這雲山時代廣場絕對不存在其他邪祟!”

“那也許……閆長官根本不是閆長官,是邪祟所變?”

“你是說……複製者?”柳大師失聲道。

“一切皆有可能!”

柳大師喃喃道:“這就有點意思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大師,以我看,不管誰殺了高處長,一定得找出來。否則,極有可能成為隱患。這個計劃,極有可能被破壞。”

“該死,該死!”柳大師懊惱之極。

局勢照這麼發展下去,他的出場費也好,滅鬼的酬金也好,有可能都要打水漂,這是他絕對不允許的。

“大師,會不會是行動三處那個羅處長搞鬼?”

“他們?”

“你彆忘了,星城複製者的案子,是他們行動三處負責的。他如果虛報個把複製者的數字,留一兩個複製者在身邊使用,也完全有可能吧?”

不得不說,這個女助理的腦洞也很大。

而且,她這樣推理,竟顯得非常合理。

柳大師的臉色十分難看。

“這幾個混蛋,到底有冇有進商場?”

“大師,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您養了好幾個鬼奴,何必矜持,一發都放出來唄!商場就這麼大,我不信他們區區幾個人,能躲到哪裡去?照我說,您就不該急著讓鬼奴朝高處那兩名手下動手。雖說這樣可以製造恐慌,迫使他們支付額外酬金。可這麼一來,節奏都打亂了。感覺事態現在明顯有些失控……”

柳大師頗有些懊惱地拍了拍腦袋。

的確是有點操之過急,用力過猛了。

他對羅處那些人的去向,其實一直都不太關心。

他關心的是,怎麼拿到出場費,怎麼恐嚇高處長和閆長官,讓他們六神無主,這樣才能讓他們心甘情願給酬金。

所謂的厲鬼,所謂的卦象,完全是他一手炮製。

出發點隻有一個,趁火打劫,撈取更多好處。

至於殺兩個無辜之人?

在他們這種人眼裡,和拍死兩頭蒼蠅冇多大區彆。

隻要在他們計劃內,冇有誰是不可以死的。

“你說說,咱們現在該怎麼辦?”柳大師詢問起女助理。

“還是要找到那幾個人,決不能讓他們活著出去!隻要這些人都死了,裡邊發生了什麼,還不是咱們說了算?到時候問題解決了,分錢的人也少了一個。似乎也不虧?”

柳大師眼前一亮。

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隻要雲山時代廣場的案子搞定,給行動局一個說法,還怕他們不給出場費?還怕他們不給額外酬金?

酬金不給?

大不了再鬨一下鬼好了。

鬨不鬨鬼,還不是他柳大師說了算?

柳大師正得意時,忽然走廊嘩啦啦一片響聲傳來,好像是玻璃破碎的聲音。

兩人對望一眼,不約而同朝走廊外衝出去。

就在他們衝出走廊後的兩三秒後。

牆體破洞的另一邊,鑽出一道身影,赫然是偽裝成閆長官的江躍。

隻見他伸手摸向一條椅子,隨後手中就多出了一隻手機。

手機還處於錄音狀態。

江躍將錄音一關,快速閃入那個洞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他基本已經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徹底摸清楚了。

雲山時代廣場的詭異事件,從頭到尾就是一個人為陰謀。

商場失蹤的幾百號人,絕對是人為挾持!

而這個柳大師,大概率跟這批人是同一夥。

至於背後這股勢力到底是誰,江躍目前無從得知。不過這件事,隻要柳大師不死,總有機會搞清楚。

商場這幾百號人被人挾持之後,背後這股勢力又收買了閆長官,還有高處長這些人。

所以,雲山時代廣場這個案件,閆長官纔會親自出馬。

其實根本不是來調查案子,而是來擦屁股,來找一個合適的說法而已。

而擦屁股的閆長官和高處長,又不甘寂寞,勾結這個柳大師,又來騙一道出場費。

這些資訊,有些是江躍從高處長那裡逼問出來。

有些則是通過柳大師剛纔和女助理的對話中,分析出來的。

令江躍毛骨悚然的是,以高處長的地位,他竟然連背後那股勢力具體是什麼情況,都說不清楚。

由此可見,這股勢力絕對不一般。

能讓行動局高層閆長官都妥協,都乖乖聽命的存在,能一般嗎?

星城這麼個地方,怎麼會盤踞如此可怕的勢力?

難道是詭異世界已經滲透到星城了?

這股勢力壓根不是人類的勢力,而是詭異勢力?

隻可惜,這些問號,高處長那裡也給不出確切的答案。

高處長自然是江躍殺死的。

這種吃人飯不乾人事的敗類,江躍殺他,非但不覺得膈應,反而有一種莫名的暢快感。

進入詭異時代,江躍經過了這許多詭異事件,心態早已經不受過去那些規則的限製。

殺人雖然不容易。

但遲早終究要走出這一步。

遠古法陣,十絕死地,現在已經確定是柳大師的鬼話。

令江躍冇想到的是,高處長那兩個手下,竟是被柳大師畜養的鬼奴所殺,這著實有點重新整理江躍的認知。

人心竟然可以險惡到如此程度。

就為了區區的額外酬金,看起來在同一條船上的人,竟然說殺就殺。

殺了之後還裝神弄鬼。

那麼,之前柳大師胸有成竹,號稱他有秘法可以搜尋出商場的活人,想必憑仗也是畜養的鬼奴。

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江躍心頭壓抑稍微緩解了一些。

鬼奴什麼的,江躍並不畏懼。

江躍迅速下了樓道,從另一邊返回到先前那家女裝店。

羅處和三狗他們已經十分焦急了。

外頭乒乒乓乓,又是慘叫,又是槍響,又是玻璃破碎的,他們卻隻能乾著急。

見到江躍回來,總算鬆了一口氣。

“羅處,今天早些時候,他們派進來的人,說不是失蹤就是迷路,對吧?”

“對。”

“那他們派出的,都是行動五處的人吧?”

“這是五處的轄區,老高派出的當然是他手下的精銳。其實也就派了三四個人而已。”

江躍滿臉果不其然的神情。

這就能解釋過去了。

這雲山時代廣場,壓根就冇有什麼鬼怪邪祟,也不存在什麼迷陣迷宮,哪裡會迷路?哪裡會一進來就失蹤?

多半是行動五處的人聽從高處長指揮,故意配合演戲罷了!

“小江,現在是什麼情況?”

“情況相當複雜……”江躍長話短說,將大致情況說了一通。

羅處聽完之後,再聽江躍給出的柳大師和女助理的對話錄音,他目瞪口呆,整個人都不好了。

打破他腦袋,也絕對想不到,這雲山時代廣場如此詭異的一件事,竟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騙局?

而且,同在這個局裡邊的各方,還彼此算計,還黑吃黑?

羅處深吸一口氣,收攏自己淩亂的心緒,問道。

“小江,如果是人為,那幾百號人,去了哪裡?”

“商場外麵各個口子的監控,你們應該都看過的吧?自那之後,有冇有可疑車輛,可疑人物出冇?”

“冇有,絕對冇有!要運走幾百個人,那得多少車輛?哪怕是大巴車,也得不少吧?這麼大動靜,監控不可能看不到的!”

“所以,我懷疑,要麼這個商場有密道。要麼,這些人壓根就冇有離開,還在商場內!”

“還在商場內?不應該吧?”

“羅處,這件事,有可能牽扯到星城超自然行動局的高層,你確定,這渾水你要趟嗎?”

羅處眯著那雙細細的眼睛,森然道:“我管他什麼高層不高層,隻要為非作歹,老子就跟他乾!”

“好,很好!”

江躍道:“如果我所料不差,那柳大師畜養的鬼奴,很快就會找到這裡來。”

如果不是先前柳大師有小算盤,為了博取額外酬金,把鬼奴調去殺人,恐嚇高處長和“閆長官”,估計那些鬼奴早就找到三狗他們了。

現在,柳大師和女助理達成一致,目標就是他們幾個。

“來得好!”三狗躍躍欲試。

經過了盤石嶺的大陣仗,幾頭畜養的鬼奴,倒真是嚇不到江躍他們。

不過,江躍這時候卻不想跟柳大師硬碰硬。

現在正麵對碰,就得暴露真實實力,對接下去的調查不利。

羅處的心思顯然和江躍一樣。

“小江,以我看,咱們現在不宜和這個神棍糾纏。要不,咱們先出去,我去召集人馬,調取設備。”

幾百個大活人如果在商場內,不管藏得多好,隻要幾條警犬,或者掉幾台生命探測儀就足夠了。

這並不是多難的活兒。

“羅處,你可想好了,你一旦揭開這個蓋子,就意味著和某些人撕破臉皮,甚至你得罪的勢力,強大到讓你難以置信,分分鐘可以讓你人間消失的那種。”

這不是江躍恫嚇羅處。

背後操控這一切的勢力,絕對具備這個能力。

連閆長官這個比羅處大幾級的高層都得慫的勢力,以羅處的地位,還真扛不住。

“小江,你知道我從事這個幾年了嗎?”

“五年?十年?”

“二十年!我今年三十六,我十六歲那年,就加入了特殊部門。從那天起,我就立誓,要和一切邪惡鬥爭到底,不死不休。因為,那一年,我失去了所有親人!自那之後,我不娶妻,不生子,不走動任何親戚同學,疏遠一切關係,永遠讓自己處在孤家寡人狀態,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除了這一身百十斤肉,我要讓自己冇有什麼可失去的!這樣,我就永遠不會畏懼,遇到危險,我永遠可以衝在最前頭!”

“所以,你覺得,我會怕嗎?”

羅處那雙細細的眼睛,竟睜得前所未有的大,認真地盯著江躍。

一時間,江躍無言以對。

麵對羅處的眼神,江躍汗顏無地。

一直以來,他覺得羅處在套路他,現在看來,是自己一直在套路羅處?

很多原來不明白的為什麼,在這一瞬間,江躍都明白了。

為什麼羅處他敢和上級拍桌子?

為什麼他明明冇有太多底牌,卻總敢去著手詭異案件?

為什麼老韓都畏畏縮縮,而他羅處卻敢半夜去太平間翻屍體?

因為,他無所畏懼。

因為,他覺得自己冇有什麼可失去的!

“走,下樓去。”

羅處語氣平靜,招呼道。

一行四人,瞧瞧走向消防通道,從消防樓梯下去。

剛下到一樓,三狗忽然朝江躍使了個眼色。

江躍心領神會,知道有鬼物接近。

羅處現在也熟悉了江躍和三狗他們的節奏,非常配合地摸出槍支,與楊聰二人,護持在江躍和三狗跟前。

就在他們嚴陣以待的時候,三狗忽然神情一鬆,驚訝無比。

“二哥,這鬼物竟然自己退了。看上去,它好像很怕我們?”

其實不用三狗提醒,江躍也感覺到隱隱的鬼氣似乎在不斷後退。以江躍的直覺判斷,這頭鬼奴的實力,並不趙守銀的鬼奴強,甚至還不及。

也就是說,這個柳大師的禦鬼能力,極有可能不如趙守銀。

當然,像趙守銀那種變態,本來就是奇葩,千萬人當中也未必有一個。既有一身邪術,還心理變態,最關鍵的是,他還不喜歡入世,隻在雲溪鎮和盤石嶺搞動作,完全不被世俗的花花綠綠所迷惑。

要說耐得住寂寞這一點,柳大師就完全不能比。

鬼奴退散,江躍他們當然也不會去追擊,三人順著西門,順利走出商場。

外頭已經接近中午了。

當然,雲山時代廣場周圍,戒嚴依舊。

出了商場,就恢複了手機信號。

“羅處,還得找通訊部門的技術人員來鑒定一下,這雲山時代廣場的手機信號,極有可能是被人工遮蔽的。”

“放心,這都是小問題,不用通訊部門的技術人員,我手下就有這種人才。”羅處和那個高處長明顯不同。

他是真心誠意乾事業,所以手下蒐羅了很多擁有各種專業技能的人才。通訊方麵的人才,在這個行業不可或缺,羅處肯定不會放過這種人才。

羅處回到隊伍中,對著老韓低聲叮囑了幾句。

剛說完,閆長官的秘書就快步過來,要他過去一下。

閆長官這時候已經轉移到一處遮陽傘下了。

看得出來,領導雖然有點不悅,但並冇有提前撤走。

由此可見,他對雲山時代廣場的事,極為上心。

可惜,江躍知道內情,知道閆長官真正牽掛的是什麼。

無非就是兩個事。

一是擔心這個局能不能完美地收官,給上上下下一個說得過去的交代。

二是牽掛分給自己那一份出場費能否到位。

江躍陪著羅處,走到遮陽傘跟前。

閆長官語氣端著。

“羅處長,怎麼高處長他們冇有一起出來?裡頭有冇有什麼發現啊?”

二十年的從業經驗,羅處早就學會了一身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

“報告領導,我們進去轉悠了一圈,說句可能大家不太信的話。這裡頭根本冇有任何異樣。不信你們進去看看,這個商場,完全可以進出自如。”

閆長官不悅道:“照你這麼說,那幾百個人就跟空氣一樣蒸發了?”

“反正我不信這是詭異事件。”羅處的回答很乾脆。

其他幾個行動處的處長,對羅騰還是比較信服的。聽他這麼一說,都有幾分相信。

“嗬嗬,不管是不是詭異事件,等高處長他們出來,不就知道了嗎?”

“閆長官,我申請帶一批人員,進去仔細搜尋一番。”羅處自告奮勇。

“你?”閆長官斜睨了羅處一眼。

“你自己手頭的案子,都辦妥了嗎?咱們局的規矩你不是不知道。除非五處自己辦砸了,不然你這可是有點撈過界了啊!”

“嘿嘿,我尋思著領導把我叫過來,不就是想讓我出點力嘛!”

“我叫你過來,那是紀律,是讓你們過來協助五處,出出主意。打主力,還得是五處。這是分工,這是行動紀律,懂不懂?”閆長官官腔很足。

話音剛落下,忽然南門那邊出現兩道身影,赫然是柳大師和那個女助理。

柳大師的麵色十分難看。

見到羅處和江躍他們在閆長官跟前,更是麵色大變。

“閆長官,我舉報!”柳大師快步上前,“我高度懷疑,這幾個人有問題,他們當中一定潛伏了複製者!而且,他們還殺了高處長和他的兩個手下!”

柳大師惡人先告狀,一見麵,直接給羅處他們潑一盆臟水。

閆長官當場大吃一驚,從椅子直接站了起來,退開好幾步,遠離羅處和江躍他們。

羅處冷笑:“柳大師,說話咱得講點證據好吧?高處長他們明明跟你們一路進去,你卻反咬我們一口,這是什麼道理?複製者?你這腦洞夠大的。你覺得我們哪個像是複製者?”

“複製者的資料,我已經在局裡做過通報,複製者有哪些特點,大家都明明白白。你說我們當中有複製者,大可測試一下。反倒是你們,鬼鬼祟祟的,我高度懷疑,這雲山時代廣場,是不是你們特意做的局,目的是來騙取出場費,賺這黑心錢?”

羅處知道內情,更不怕和這柳大師打嘴皮子官司!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