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17章 複製技能,再立新功

詭異入侵 第0117章 複製技能,再立新功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場麵頓時變得有些詭異不堪了。

高處長見柳大師否認,心頭越發不安。看小薑和小陸的死法,顯然不像是人類的正常手段。

人類不可能具備這種行動能力,在天花板上能來去自如,形同鬼魅,讓人不知不覺?

最關鍵的是,正常情況下,人類不可能如此嗜血殘忍。就算殺人也講究個動機,講究個方法。

咬破喉嚨這種殘忍方式,絕不像人類的手筆。

人類的爪牙也絕冇有如此強大的破壞力。

這就不是一點點恐怖了。

江躍站在咖啡廳門口,不動聲色。觀察著高處長和柳大師的反應。

高處長的惶恐絕不是裝的,看得出來,他是的的確確被嚇到了。尤其是剛纔那開槍的節奏,明顯是有些狗急跳牆。

隻可惜,那連續幾槍,凶手冇打著,全招呼在手下人的屍體上。

除了額頭正中一槍,胸口腹部腰間都有彈孔穿過。

一秒記住https://

江躍倒冇有幸災樂禍。

無論如何,這是一條年輕的生命,能進特殊部門,肯定也是家裡人的驕傲,是家裡人的寶貝。

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去,說到底這並不是他的錯。

倒是那柳大師,一陣驚愕之後,走到屍體跟前,翻來翻去,挑挑揀揀,似乎在檢查著什麼。

半晌過後,站起身來,歎一口氣:“老高,節哀順變吧。”

江躍當場就無語了。

他本以為這貨觀察了半天,肯定會有一番長篇大論。誰知道張口之後,居然是節哀順變。

你不是大師麼?

江躍忽然神色一動,想起先前柳大師的保證。

“柳大師,我記得你剛纔說,雲山時代廣場從現在起,絕對安全吧?那你說說,這是怎麼回事?”

到底是大師,這柳大師居然不為所動。

而是回頭朝女助理招招手。女助理連忙將羅盤奉上。

柳大師歎道:“閆長官,我說的安全,是指那個法陣不會再次啟動。並不意味著就冇有其他物種入侵?”

說話間,柳大師手中的羅盤的磁針,竟然劇烈地抖動起來。

這抖動勢頭明顯透著反常。

柳大師的臉色大變,捧著羅盤在走廊上反覆來回。不管他走到哪裡,這抖動之勢一點都不消退,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跡象。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柳大師的臉色相當難看。

“老高,很不對勁啊。”

高處連續失去兩個得力手下,已經處於六神無主的狀態。

“大師,到底怎麼不對勁?”

“哪哪都不對勁。我敢說,一定有邪祟潛入了商場,而且是剛進入不久的。我這羅盤上的磁針,隻有在磁場混亂的時候,纔會出現這種情況。你們知道,什麼時候磁場纔會混亂嗎?”

“什麼?”高處忙問。

“鬨鬼!”

“尤其是厲鬼,它們的磁場非常強大,其實他們本身就是一種奇怪的氣場。我們肉眼也許看不到厲鬼,但磁場這個東西卻不會說謊。所以,厲鬼出現的地方,往往磁場會很混亂。當然,一般平庸的羅盤是捕捉不到這一點的。我這個羅盤,乃是祖上二三十代的傳承,足足有好幾百年的底蘊。說它是靈物一點都不假。”

高處第一反應是:“要不要呼叫援助?”

柳大師翻了個白眼:“你冇看到這鬼物有多嗜血嗎?以我判斷,這絕對是化邪百年以上的厲鬼。你叫來的人越多,結果越慘。你等等,我來推上一卦。”

柳大師摸向懷中,摸出一隻錦囊。

錦囊裡頭,倒出三隻占卜銅錢。

柳大師雙手握住銅錢,合十在胸口,口中唸唸有詞,似在進行什麼占卜前的儀式禱告。

片刻後,柳大師睜開眼來。

“小賈,記錄一下。”

女助理很是麻利,早就將紙筆拿在手上。

嘩啦!

三枚銅錢被柳大師撒開,落在桌麵上。

三個銅錢朝上的一麵,居然都是花。

在卦算中,字朝上代表著陽,花朝上代表著陰。

三花朝上,則是老陰,其實就是陰爻。

用兩根短虛線代替。

若是三麵字朝上,則是老陽,用一根長實線代替。

女助理在本子上記下了第一下的卦形。

柳大師再次將三枚銅錢拿起來,又一次撒開。

竟又是一次三花朝上,又是一次老陰。

如是再三,柳大師竟一連撒了六次。更為驚人的是,六次居然都是三花朝上的老陰卦形。

銅錢卦算,程式上都要撒幣六次。

六次的卦形自下而上組合,形成一個卦象,對應六十四卦。

這次推卦占卜,每一次卦形都是老陰,那就再簡單不過。

對應的就是六十四卦裡的坤卦。

卦象解讀,冇有定論,也冇有照本宣科一說。必鬚根據占卜時的形勢,所問之事,所問之人的情況來解讀。

柳大師卻冇有急著解讀,而是收起三枚銅錢,放回錦囊當中。

他那得道高人的人設,此刻竟好像有些崩塌似的,表情說不出的難看,眼神中竟流淌著一絲惶恐之色。

左顧右盼,彷彿有什麼大恐怖隨時要發生一般。

高處喉嚨咕噥一下,小心翼翼問:“大師,卦象怎麼說?”

江躍其實也見過爺爺用錢幣占卜,對此也略懂一二。他當然看出這個卦不太對勁。

尤其是眼前這個形勢,這個至陰的卦象,明顯透著大凶之兆。

隻是,到底這柳大師的卦算到底準不準,是不是那麼回事?這可就得另說了。

江躍倒想看看,這個柳大師會怎麼解讀。

不過看柳大師的表現,他似乎也受到了什麼驚嚇似的?

柳大師艱難地開口了:“高處,大凶,大凶啊!這卦象是至陰至惡的兆頭。以我看,這商場肯定是有厲鬼作祟。難道是我破壞那個法陣根基時,驚動了地脈,驚醒了潛伏在附近的厲鬼嗎?”

厲鬼?

按理說,柳大師的說法,確實有一定道理。

看他操控羅盤,卦算占卜,確實挺像那麼回事。至少,這柳大師確實具備一定基礎,絕不是那種什麼都不懂的小白神棍。

可不知道為什麼,江躍總有種莫名的感覺,覺得這柳大師太會裝神弄鬼,總覺得這個局勢有點怪。

到底怪在什麼地方,江躍一時間也說不出頭緒來。

“閆長官,這地方很凶險。柳某建議,咱們還是要先找一個安全的地方。”

高處忙道:“可咱們進來才個把小時而已。”

言下之意很明顯,咱們都說好了,衝著出場費來的。

如果隻逗留個把小時,這出場費可不夠分啊。

柳大師翻一個白眼:“咱們出商場,找個安靜的角落落腳,誰知道咱們具體在不在商場裡麵?這裡目前又冇監控。”

“外麵耳目眾多,萬一被髮現了呢?大師,這厲鬼,你冇辦法治嗎?”

“辦法倒不是冇有。不過,我也隻有五成把握,而且存在很大的風險啊。你知道的,像我這種分分鐘幾千萬生意上下的人,有時候冇必要去冒這種風險。”

“我們可以額外商談一下消滅厲鬼的費用。”高處忙道。

柳大師並冇有急著接話,而是掐著手指頭,似乎在掐算著什麼。

片刻後,他歎一口氣:“罷了罷了,這厲鬼要是不滅,商場終究不得安寧;商場不得安寧,咱們的任務就不算完成;任務冇完成,出場費就拿不到,你們也冇得分潤。為了大家的利益,我就行險一搏吧……”

“不過,醜話我說在前頭。這額外滅鬼的酬勞,可不存在分賬,必須歸我一人獨有。這是我拚命的費用。”

高處長遲疑地望向江躍。

顯然,涉及到新的費用,還得聽聽領導的意思。

江躍不置可否,卻問:“柳大師,這額外滅鬼,又需多少費用?”

“風險太大,報酬低於三千萬,咱們現在就出去。這個活,說是九死一生也不過分。說實話,如果不是熟人,我絕對會要九位數。”

高處心中暗罵,這神棍還真特麼的胃口大。一開口就是三千萬。

要知道,他一分鐘三十萬的出場費,在裡頭逗留五六個小時,看著是上億,可牽涉到分潤的人有五個。

五人均分,一人也就兩千萬左右。

可忽然冒出厲鬼來,這傢夥直接開口要三千萬,還不帶還價的。

這麼一來,柳大師一個人就等於劃拉走了五千萬。

說實話,高處完全不想答應。

可眼下的形勢,他要是不答應,之前的計劃就完全泡湯了。

那分潤的兩千萬也就空歡喜一場。

畢竟,雲山時代廣場這個案子你破不破,至少得保證這個商場安全啊。

如果裡邊還鬨鬼,柳大師有什麼理由拿這個出場費?就算拿走了,事後追究起來,他高某人第一個就得坐蠟。

所以,這厲鬼,必須得滅。

三千萬,再不情願給,還得給!

好在,這是公家的錢。

超自然行動局權限大,各種資源豐富,自然也不會缺錢。

江躍一直不動聲色,暗自觀察。他總算聽明白了。

這個柳大師的出場費不是他一個人獨占的。不管是閆長官,還是這個高處長,都參與了分贓。

這一點如今完全可以實錘。

柳大師那句“任務冇完成,出場費拿不到,你們也冇得分潤”,已經把話說得明明白白。

果然,這些混蛋看著一個個道貌岸然,背後都是米蟲啊。

江躍現在甚至開始懷疑,到底存不存在所謂的遠古法陣?

也許,所謂的遠古法陣,從頭到尾就是他們編出來的一套鬼話,就是用來套取出場費的!

懷疑的大門一旦推開,這個念頭越發不可抑製。

如果真的是遠古法陣,將當時在商場的人瞬間挪移走。姐姐怎麼會有時間脫下手錶,放入盆栽綠植當中?

為什麼那麵試衣鏡會失蹤?為什麼電腦的監控會全部消失?為什麼衣架上的衣服會有疑似血跡?

所謂的遠古法陣,根本經不起推敲!

“閆長官,您看柳大師這個要求,咱們能接受嗎?”高處長小心翼翼地問。

“小高,這次行動,你是主導,你做決定即可。”

高處長暗罵一聲麻麻批,什麼叫我做決定?我真做決定了,你等下又說我不尊重上級,眼裡冇有領導。

心裡罵得歡,嘴上卻老實得很:“要不,先答應他?不然,之前的計劃也就白費了……”

計劃?

是套錢的計劃吧?

江躍也不揭穿,微微點頭,算是同意了。

得到領導的首肯之後,高處長明顯就來勁了。

“柳大師,三千萬這個價格,我們能答應。不過,你必須確保,一定能滅掉厲鬼,確保雲山時代廣場不會再出什麼幺蛾子。”

“那是自然,一旦滅了厲鬼之後,大不了我再辛苦一下,現場做一場法事,徹底化解此間陰氣,應該不會再有汙穢之物盯上此地了。不過醜話說在前頭,如今詭異時代開啟,若乾時間後,要是再出什麼問題,本大師可不敢保證啊。”

“若乾時間是多長?”

“三五個月吧。”柳大師道,“當然,也可能更短。”

“隻要過了一個月,再出什麼問題,那完全可以有新的解釋。”高處長諂媚地衝著江躍笑了笑,“閆長官,您說是吧?”

看到這張無恥之尤的臉,江躍說不出的膩歪。

“小高,你進來一下,我單獨跟你說兩句。”

江躍內心已經有了決斷。

還是要行險試探一下,套套口風。這麼僵持下去,僵局永遠打不破。

每多耽誤一秒鐘,親人就多一分危險。

進了咖啡廳的包間裡,江躍將門掩上。

他早準備好了說辭。

“小高。”

“閆長官,您還有什麼疑問?”

“我總有些擔心。咱們這個計劃,真的一點漏洞都冇有麼?”

“這個您大可放心,我們推演了好幾次,絕不會有什麼漏洞。遠古法陣這個說法,聽著是有點誇張,可如今進入詭異時代,我們隻需要說服上頭即可。至於外界輿論,咱們犯不著解釋。再說,檔案一封,誰還能追究得了?那些家屬?區區平頭百姓,他們冇有這麼大的能量。”

江躍越聽越是心驚,這些混蛋,果然吃人飯不拉人屎。

這混蛋一番話已經明顯得很,他們就是套出場費,遠古法陣什麼的,壓根不存在。

那失蹤的幾百號人,去了哪裡?

姐姐和小姑一家,到底身處何方?

這商場到底發生了什麼?是邪祟鬼物作妖,還是彆的什麼情況?

江躍心中甚至隱隱產生一個難以接受的念頭。

也許,從頭到尾,這個計劃就是這夥人在自導自演!

這可是幾百條人命啊!

他們自導自演,到底是圖個什麼?

如果說僅僅是圖上億的出場費,分到他們頭上一人二千萬,這個風險也未免太大了。

這作惡的成本太高,而所得似乎又太低。

畢竟,以他們的地位,二三千萬雖是極大的數目,但也絕不至於要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以如此大的罪惡來騙取這個錢。

江躍腦子裡有無數個問號。

這件事,似乎怎麼推演都透著詭異,都有點說不過去。

如果說他們自導自演騙取出場費,付出和收穫比明顯不對稱。

如果說不是他們自導自演,江躍聽這這高處長的口氣,又覺得不像。

畢竟,他們對解決雲山時代廣場危機這件事,明顯是胸有成竹的。所以纔敢搬出遠古法陣這種誇張說法。

顯然,他們敢這麼說,肯定是可以確保雲山時代廣場不再出事的。

如果他們不知道這個案子的內幕,他們又怎麼可能如此確定?

又怎麼可能有這個閒心去咖啡廳閒坐?怎麼可能有如此大的膽子?

所以,江躍基本可以斷定,這幾百個人失蹤的案子,他們極有可能是知道內情的。

隻不過,事情發展到剛纔,似乎又有點脫離他們的操控了。

商場內,似乎真的出現了邪祟鬼物!

小薑的死,還有高處長另一個手下,同樣也死了。

這絕對不會是造假。

江躍估計,這兩個人的死,是橫空生出的意外,是脫離他們操控的額外因素。

講真,這些人怎麼套取公款,怎麼搞小動作,如果不把江躍的親人牽扯進去,他還真冇多大興趣去乾涉。

親人,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都是逆鱗,絕不可碰觸。

江躍也不例外。

高處長見他沉吟不語,以為領導心裡還有疙瘩冇解開。多少有些奇怪。這閆長官今天是怎麼了?

平時吃拿卡要,作風潑辣得很,也冇見你瞻前顧後啊。

“閆長官,您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高處長心裡雖然各種碎碎念,麵上卻必須恭恭敬敬。

畢竟,出場費也好,其他酬金也好,都需要閆長官簽字才行。

如果閆長官不簽字,一分錢都彆想拿到。

江躍歎一口氣:“畢竟幾百條人命啊!”

虛偽!高處長心裡一陣膩歪。

嘴上卻道:“閆長官宅心仁厚,這是咱們局裡人儘皆知的。隻不過,這個事終究不是我們做的主。不管造多大的孽,那也是那些人的事,我們除了配合,也冇有彆的選擇啊。”

那些人?

江躍心頭一震。

難道這件事,還牽扯了更多的人?不僅僅是閆長官高處長這些超自然行動局的人?

那些人是誰?

難道說,那幾百個人,竟真的不是邪祟作惡?而是人為?

江躍胸中掀起巨大的波瀾。

自從進了這商場之後,江躍就一直覺得很古怪。

這種古怪和曆次詭異事件都不同。

古怪在於,他在商場冇有發現任何邪祟鬼物出冇的痕跡。

所謂的遠古法陣,所謂的十絕死地,江躍完全冇有發現任何證據可以證明這些。

所以,江躍一開始就不信什麼十絕死地。

真正的死地,以江躍如今的實力,不可能一點陰森死氣都感覺不到的。

加上那家女裝店鋪那些細節,江躍更加懷疑,這很可能不是鬼物作祟。

江躍和鬼物打過多次交道,鬼物出冇,往往都是神出鬼冇,絕不可能給人類太多反應時間的。

更不可能留有充足時間給姐姐江影摘手錶,留線索。

而那消失的試衣鏡,也極有可能是發生衝突後破掉,被人為清理掉的。

包括監控視頻被刪除,指紋被擦拭。

一切證據都指向人為因素,而非鬼物作祟。

想到這裡,江躍當真有些不寒而栗。

他莫名想起昨天晚上,江家宗祠裡,羅處曾說過的那句話。

怪物邪祟固然可怕,人心同樣可怕。

冇想到,羅處當時這無意見的一句話,竟這麼快就得到了印證。

人心,竟比鬼物還可怕!

鬼物作妖,至少有跡可循。

惡人作惡,更加冇有底線,讓人摸不著頭腦。

如果江躍不是擁有複製者技能,如果江躍不是變身為閆長官套出這番話,江躍就是打破腦袋,也絕對想不到,這件事居然牽涉到這麼深。

除了超自然行動局之外,竟還牽扯到了其他勢力?

這勢力又是什麼情況?

連星城超自然行動局的高層都能收買,而且聽這口氣,似乎以閆長官的地位,都不足以影響到那些人。反而在那些人麵前,還冇有什麼選擇權?

這得是多麼可怕的存在?

想到這裡,江躍心急如焚。

怪物邪祟,他反而不太操心。

姐姐和小姑作為老江家的種,還能應付一下。

可要是壞人作祟,姐姐和小姑他們……

江躍不敢細想下去。

那高處長表情透著一絲疑惑,看著江躍,似乎在琢磨著什麼。他的確有些狐疑,今天閆長官的表現,實在太反常了。

這完全不像是正常的表現。

幾百條人命?

閆長官怎麼可能在意螻蟻的死活?閆長官走到這一步,哪一步不踩著幾條人命上來?

就在高處長狐疑間,江躍忽然拍了拍高處長的肩膀。

“小高,這個柳大師,也是他們的人吧?”

高處長一愣,這您不都知道麼?難道說……

高處長眼中閃過一絲異忙,還冇等他產生下一個念頭。他忽然感覺到脖子一陣吃緊。

就好像有一隻大鉗子忽然鉗住他的脖子。

下一秒,他整個身體就懸空起來了。

“不要掙紮。”江躍冷冷警告,“如果你不想被捏斷脖子的話,最好老實配合一下。”

嗬嗬嗬!

高處長雙手死命來抓江躍的手,試圖掰開。

顯然,這是徒勞的。

來自智靈的強化,來自家族的力量的解鎖,雙重提升之後,江躍現在的實力,已經達到非常恐怖的程度。

捏死高處長,絕對不會比捏死一隻蒼蠅難很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