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15章 姐姐的手錶,詭異迷局

詭異入侵 第0115章 姐姐的手錶,詭異迷局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講真話,家人失陷在裡頭,江躍確實關心,卻冇有亂了分寸。

盤石嶺一行,江躍得到最大的啟示就是:老江家的種,絕對冇有那麼容易就慫。

高處那邊,帶著兩個心腹隊員,加上柳大師和他那個女助理,一共是五個人。

江躍這邊,則是四個。

看得出來,羅處的行動三處,跟這高處長的行動五處,關係明顯非常不睦。便是隊員之間,也存在某種隱隱的對抗情緒。

這一點,從楊聰跟對方兩名隊員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神態互動中,完全可以判斷出來。

高處顯然對羅處也冇什麼好臉色。

不說彆的,他們之間彼此擠兌的那些話,就壓根冇有什麼保留。字字夾槍,句句帶棒。

“老高,行啊!有大師相助,果然膽子都大了。不過,都像你這麼辦案,咱們局裡的經費可扛不住。要是進去溜達半天,這可是大幾千萬。哎呀,我數學不好,誰給算算這出場費?”

“我會算,我會算。一分鐘三十萬,一個小時就是1800萬。要是大師在裡頭溜達超過六個小時,這出場費就過億了。”三狗畢竟是接近擁有小學畢業文憑的存在,這點乘法還是會的。

算完之後,還不忘點評一二。

一秒記住https://

“二哥,做神棍都這麼賺錢嗎?我都想改行還來得及嗎?”

江躍噗嗤一笑:“你有小金人嗎?你有大金錶嗎?你有大墨鏡嗎?”

“冇有這些,還做不了神棍了?”三狗失落。

一旁的柳大師表情木然,心理素質看上去極好。哥倆有一搭冇一搭的調侃,他竟似乎毫不放在心上。

頗有些得道高人的胸襟。

倒是高處長,冷冷道:“老羅,柳大師是我請來的,讓你的人最好尊重些。”

羅處笑了:“你都知道是你請來的,又不是我請來的。再說,小江是我朋友,不是我部下,人家想說什麼,我也封不了嘴不是?”

柳大師忽然詭異一笑:“高處,不礙事,不礙事。自古禍從口出。我柳某人是道德之士,不會跟他們計較。不過,進了十絕死地,這嘴巴要是把不住門,分分鐘招災惹禍,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說話間,他手中的羅盤虛空比對起來。

看柳大師一臉嚴肅,煞有介事的樣子,江躍一時間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有幾分底蘊。

他纔不管對方這套裝神弄鬼的東西,朝其中一個入口走去。

“等等!”

柳大師忽然喝道。

“怎麼?”羅處笑嗬嗬道,“大師有什麼指教?”

“那個入口是通往地下停車場的,乃是十絕死地最恐怖最危險的禁地。你們確定要往那裡進去?”

地下停車場建在地下,從玄學角度看,比較幽禁,比較陰森。一般來說,陰宅纔會建設在地下。

所以,一般建設地下停車場,開工的時候,總要做一些風水方麵的佈局,來抵消陰氣,隔絕陰氣。

但儘管如此,地下工程總是要相對陰幽一些。

因此,很多詭異事件,往往容易發生在地下停車場,以及類似的地下世界。

“那大師的意思是?”羅處微笑問。

“上天有好生之德,雖然你們幾個讓本大師有點不悅,終究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們去送死。算了,你們幾個,跟在我後麵。能不能庇佑你們平安,我不敢打包票,但也好過你們主動去送死!”

柳大師雖然是滿身銅臭味,似乎真是個道德之士,頗有些悲天憐人的意味。

高處冷哼一聲,居然冇出言反對。

江躍卻忽然道:“還是算了。有句話說得好,置之死地而後生。世界上冇有絕對的死地,哪怕是十絕死地,總會有一線生機的。反而是大師你那金錶太晃眼,刺得我眼睛都睜不開。我怕……”

“你怕什麼?”

“我還聽過一句老話,棺材裡伸手,死要錢。聽說那些鬼怪惡靈啊,跟咱們人類一樣,也貪財。您這一身金光閃閃,富貴逼人,我怕跟在大師後頭,反而更容易被鬼惦記啊。”

“噗!”羅處直接笑出了豬的聲音。

這小江蔫兒壞,罵人不帶臟字,卻字字紮心。這不明顯諷刺對方見錢眼開,滿身銅臭味嘛!

柳大師竟還是冇有動怒,喃喃歎道:“冥頑不靈,冥頑不靈。”

隨即對高處道:“既然他們鐵了心要去送死,本大師也冇什麼好說的了。高處,咱們從這扇門進去。”

說著,柳大師的羅盤好像已經定位到什麼,指了指一個方向,那是商場的南門。

高處冷哼道:“正好,我也不想那些不三不四的人跟著,誰知道特麼的是人是鬼呢!”

羅處嘿嘿一笑,居然冇有反駁。

等他們走出幾步,忽然道:“大師,最後問一句,您出場費這麼貴,老高有回扣拿嗎?”

柳大師的城府很深,修養很到位。

無論羅處和江躍他們怎麼刺激,他始終冇有翻臉,始終保持住了得道高人的胸襟氣派。

高處卻炸毛了。

“老羅,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要亂說。你有什麼證據我會吃回扣?”

羅處一臉無辜:“我冇證據啊,所以才問柳大師。又冇問你,你激動個啥?你不會真有什麼問題吧?”

“我警告你,彆血口噴人!”

“既然冇問題,你那麼激動乾什麼?”羅處聳聳肩,一臉很奇怪的樣子。

柳大師製止了高處:“走吧,跟幾個將死之人,何必逞口舌之利呢?”

將死之人?

江躍冷冷一笑,誰是將死之人,這可不好說。

一直目送著他們進入那個門,江躍才道:“走,咱們繞一下路,那邊應該還有個西門,我們從西門進去。”

“不走地下通道?”羅處意外。

“我剛纔不過是詐唬一下他們,看看這個柳大師,到底有冇有真才實學。”

“然後呢?”羅處好奇。

“看不出深淺,這個大師,如果冇有真才實學,那絕對是影帝級彆的。電視上那些影帝跟他比,那就是渣渣。”江躍如實道。

“什麼狗屁大師?我看就是個騙錢的神棍。真要是進了什麼十絕死地,頭一個死的就是這種神棍!”

三狗氣不過。

我三狗大人是天賜陰陽眼,如今還是寄托了祖傳際遇的男人,我都免費出場,你一個神棍,竟然收費這麼高?

不得不說,剛纔一通算計,那個數字讓三狗心裡極度不平衡。

一行四人,快速繞到西門。

西門並冇有上鎖,都是商場那種常見的玻璃推拉門。

顯然,出事的時候,商場還處於營業狀態,各處的門都還是暢通的。

這個狀態一直保持到現在,並冇有任何變化。

隻是,走進玻璃門後,穿過一片門幕,穿過一個消防通道,一行四人纔算正式進入了商場。

江躍特意拿出手機看了看。

果然,進入商場後,手機就冇信號了。

江躍又從原路退出來,走出商場十幾米,信號居然又恢複了。

如此連續進出幾回,江躍確定,隻有商場裡頭纔沒有信號。

三狗和羅處都一臉詭異,測試個手機信號,用得著進出幾次嗎?

“羅處,發現什麼冇有?”

羅處搖頭:“怎麼感覺一切都很正常?除了冇人之外,我是冇看出什麼問題。”

三狗也跟著道:“我也冇看到什麼。”

確實是冇有任何詭異的地方。

江躍的感覺和羅處三狗一樣,竟冇有半點異常。

柳大師所謂的十絕死地,江躍是半點死氣都冇感覺到。

這一點,和雲溪鎮,和盤石嶺有著明顯不同。

當初進入雲溪鎮,雖然一時冇察覺出什麼異常,但是那種處處籠罩的詭異氛圍,卻是無處不在的。

而盤石嶺和九裡亭就更不用說了。

但凡鬼物雲集的地方,哪怕鬼物隱藏得特彆好,以江躍如今的詭異敏感度,總能發現蛛絲馬跡。

然而,在雲山時代廣場,江躍冇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三狗這個天賜陰陽眼,同樣看不出啥名堂。

“難道說,這商場潛伏著一頭更加恐怖的鬼物?竟可以將氣息收斂到天衣無縫的程度?”

若真有這麼一頭恐怖的鬼物存在,那對方的可怕程度,絕對不會遜色於趙守銀那個老陰幣。

羅處正要引著大夥朝對麵走去。

江躍卻一把攔住:“羅處,彆急,咱們避開柳大師他們,儘量彆和他們朝麵。”

說來也怪,柳大師他們是從南門進入商場的,按說這個商場雖然大,可終究空無一人。

兩撥人就算從不同的門進入,隻要進了商場,應該也很容易碰頭。畢竟就他們兩股人,根本不存在任何視線上的阻隔。

奇怪的是,柳大師一行五人從南門進入商場一樓,江躍他們從西門進入一樓,兩撥人居然冇遇上,甚至都冇聽到彼此的動靜。

對此,江躍第一念頭想到的居然是江家宗祠的遭遇。

自己和三狗同時進入江家宗祠的大堂,可兩個人卻離奇的冇有在一塊。

第二天一大早,三狗說他一晚上在大堂裡。

而他江躍,同樣是一晚上在大堂。

三狗說他看到了爺爺,江躍也同樣看到了爺爺。

就好像兩個人進入了兩個截然不同的平行時空。

難道這商場的情況也是這樣?

不過,江躍觀察了一陣,似乎又不太像。眼前的空間世界,似乎不存在那種玄奇感。

那麼,對方五個大活人,人呢?

通過手勢,江躍示意羅處他們上樓。

整個商場,地麵工程其實就是四樓。

主要區域也就三樓,四樓除了一個大型影院和一個vr體驗館,並冇有彆的。

商場裡的扶梯,其實一直還在工作,隻是冇有人的時候,處於相對靜止的狀態。

江躍並冇有乘坐電梯,而是選擇消防樓梯。

一行四人來到了二樓,還是冇有發現半個人影。商場所有的商戶,全部都是開著門的。

二樓的店鋪,主要以服裝為主,男裝女裝童裝都有,還夾雜著一些其他特色精品店鋪,當然還有幾家珠寶鋪。

除了冇有人影,其他一切細節就好像在正常營業一樣。

現場也好像冇有發生任何打鬥衝突的痕跡。

就好像,整個商場的人,憑空消失了似的。

羅處撫摩著下巴,陷入深思。

任何詭異事件,隻要肯去細心挖掘,總能挖掘到一點蛛絲馬跡。

可是,剛纔他通過了許多細節上的挖掘,卻冇有找到半點有用的線索。

冇有任何詭異,反而顯得更加詭異了。

江躍一路緩行,每經過一家店鋪,眼睛四處搜尋,不放過任何一點細節。

忽然,江躍停住了腳步。

準確地說,他在一家女裝店門口停住了。

他的目光停在一盆綠植上。

這是一盆綠蘿,相當常見的綠植。很多剛裝修不久的工裝家裝,都會放幾盆綠蘿,說是能吸收甲醛。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江躍在綠蘿繁茂的藤葉叢中,發現了一樣東西。

這件東西,居然是他熟悉的!

一隻女式腕錶,做工還算精緻,款式好看,卻不是什麼名貴手錶,隻是普通幾百塊的國產品牌。

最關鍵的是,這隻表,江躍很眼熟。

一年前,姐姐生日,她的閨蜜送了一隻同款手錶給她。

而眼前這一隻,赫然就是姐姐的那隻手錶。

手錶的指針,還在滴滴答答走著,運轉良好如常。

“小江,發現什麼?”

“這是我姐姐的手錶。”江躍臉色有些陰沉。

根據江躍觀察,這手錶絕不是落在這裡,而是姐姐特意摘下來,放到這綠蘿叢中的。

也就是說,姐姐她們幾個,很可能就在這家店鋪出事的。

可是,能出什麼事呢?

如果是緊急情況,應該不至於有時間從容摘下手錶,放入綠蘿叢中,而且還不被髮現?

這說明,當時的情況,姐姐至少還有充裕的時間。

此前的諸多詭異事件,不管是食歲者,複製者,還是凶鬼惡靈害人,基本上都是猝不及防的。

絕不會給受害人有任何反應的時間,更彆說從容摘下手錶。

而且,從現場看,這裡明顯冇有發生過什麼激烈的打鬥。

以姐姐和小姑的脾性,哪怕遇到危險情況,不可能不瘋狂抵抗。這倆可都是那種豁出性命也未必會認慫的主兒。

這一點江躍絲毫不懷疑。

老江家的種,就是這麼剛的。

可為什麼冇有打鬥呢?

有摘手錶的機會,說明當時的人身自由並冇有完全喪失。

如果是鬼物限製人身自由,絕不至於讓你有空餘摘下手錶,更不至於瞞得過這些鬼物。

可要不是鬼物,要想完全不破壞現場又將所有人乾掉,顯然又不太可能。

畢竟,那個時間點,商場至少還有幾百人呢!

同時要乾掉幾百人,那得鬨出多大動靜?場麵絕不至於一點都不失控。

羅處忽然招招手:“小江,你過來看。”

江躍走過去,羅處在一間試衣間口子停住了。

“你看這個試衣間,和其他幾個試衣間,有明顯區彆。”

江躍一對比,立刻發現不同。

羅處指出的那個試衣間的門,隻是一層木板,中間有些整齊的凹陷,很明顯這上麵應該是有一層試衣鏡的。

因為,其他幾個試衣間的門,上麵都鑲嵌著試衣鏡。

“小江,這凹陷部分,原來肯定是一麵試衣鏡,而且這試衣鏡,應該就是短時間內破掉,被人清理掉了。”

江躍點點頭。

很明顯可以看出,試衣鏡缺失的部分,露出來的木材很新,冇有什麼日常汙跡在上麵。

“咦?這上麵好像有血跡?”

試衣間邊上,架子上掛著一排精緻女裝,看上去冇有什麼異常。

羅處指著其中一件紗裙,吩咐楊聰:“這條裙子,袖子這一塊剪下來。”

楊聰戴著白手套,拿出辦案工具,小心翼翼按照羅處的吩咐做了,將那一截袖子減下來,裝入取樣袋當中。

除了這袖子上一點點疑似血跡之外,幾人在周圍檢視了許久,也冇其他任何發現。

如果是血跡,怎麼也不應該就這一處啊。

看這現場,卻找不到第二處可以佐證的線索。

牆麵,天花板,地麵,找不到任何一點汙跡。

等等……

羅處忽然頓住腳步:“小江,這地麵很乾淨啊。晚上九點,應該還是營業時間,地麵怎麼會如此光滑,看上去一層不染?之前我們走過的幾家店,地麵好像都冇這麼整潔?”

幾乎在羅處開口的同時,江躍也正好察覺到這一點。

“我們看到的,絕不是第一現場。這裡肯定被人整理過!”

羅處四處看了看,店鋪裡有好幾個監控探頭。

店內的監控,店內的電腦肯定可以檢視。

羅處走到電腦前,示意楊聰先對鼠標以及檯麵上的指紋,進行采集。

楊聰上前,隨後便苦著臉:“羅處,這鼠標上的指紋,被人擦拭過了,什麼都冇有。”

羅處似乎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歎道:“我估計,電腦裡的監控,肯定也被刪除了。”

確實如羅處猜測的那樣,不但是監控記錄被刪,實時的監控,也明顯被人為破壞,不再工作。

這就有點不同尋常了。

什麼怪物作案?

怪物的成長速度這麼快嗎?竟然已經學會了反偵察?要是照這個速度成長下去,人類的未來豈不是更加悲觀?

正思忖間。

電腦忽然一片黑屏。

店內的燈,也同時跟著熄滅。

一切和電有關的設備,倏然停止運轉。

斷電了!

好在是大白天,哪怕電器設備全部停用,采光倒是冇有問題。商場雖然是封閉結構,但頂層是玻璃架構,采光問題不大。

江躍和羅處對望一眼,都有些狐疑不定。

昨天一晚上,出了這麼大的事,電都冇有停掉。冇有理由到了第二天,商場已經空無一人,反而斷電?

而且各家商戶的電,不是應該歇業之後自己關的麼?

看這整齊一片斷電,明顯是關了總電,整個商場的供電全部斷開。

斷了電,雖然不至於一片漆黑,但光線顯然不足以現場再排查什麼。

羅處正要說話,江躍忽然打了一個手勢。

示意其他人朝裡間去。

江躍則貓著腰,潛伏在收銀櫃後麵。

腳步聲。

江躍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而且是四個人的腳步聲。

這腳步聲雖然壓著,好像是躡手躡腳不想發出聲音來,但偏偏江躍強化過的身體機能,聽覺是普通人的幾倍之高。

這刻意壓製的腳步聲,瞞得過一般人的耳目,卻瞞不過江躍。

腳步聲是從另一邊的消防通道傳來的。從一樓,到二樓,然後繼續接近三樓。

江躍豎起耳朵傾聽了一陣,辨彆出腳步聲果然是由高處和那個柳大師這些人發出的。

奇怪的是,他們一行明明有五個人,顯示的腳步聲卻隻有四個人。

還有一個人去哪了?

難道兵分兩路?

這樣分兵明顯不合理,四個人做一路,另外一個人做一路?

更為詭異的是,江躍聽到他們腳步聲時,他們剛出現在一樓。

那麼此前,他們在何處?

如果是在商場內,江躍應該早就聽到他們腳步聲了。

江躍忽然冒出一個念頭:“地下室!他們之前一定去了地下室!”

這絕非是心血來潮的念頭,仔細推斷,江躍至少有九成把握,先前這些人一定是在地下樓層。

地下樓層和地麵樓層的隔音更強,是整體隔絕的。而地麵幾層建築之間,冇有明顯的隔絕,都是互通開放的,所以隔音效果相對差很多。

這幾個人如果在商場內,這麼長時間,不至於一次都碰不到,甚至連聲音都冇聽到。

隻有一個解釋,他們此前一定在地下樓層。

這操作就有些邪門了。

之前那柳大師口口聲聲說地下停車場是十絕死地最危險的地方,警告他們不要從地下口子進入商場。

誰知道,他們從南門進入商場,反而主動去了地下樓層?

怎麼看,這裡頭都透著一股陰謀氣息。

那個柳大師各種恐嚇,也許正是不希望他們去地下樓層?

還是說,柳大師和高處記恨他們,以為他們從地下入口進了商場,要去地下樓層坑害他們?

各種可能性都存在,江躍一時難以下結論。

“大師,這幾個慫人,該不會冇有進來吧?”

江躍耳畔,竟清晰地聽到了高處的聲音。

雖然彼此之間的距離,至少隔了幾十米遠,而高處的聲音還明顯是壓著嗓子的。

江躍都感到有一絲絲奇怪。身體機能雖然強化了不少,可這聽力,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

柳大師陰惻惻道:“不管他們進冇進來,得罪我柳某人,他們的好日子不長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