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14章 好大的官威,好騷包的大師

詭異入侵 第0114章 好大的官威,好騷包的大師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你們兩個給我站住!鬼鬼祟祟的,剛纔在嘀咕什麼?知不知道這是什麼場合?”

一名西裝革履,一臉精乾,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男子,快步上前,叫住了江躍和三狗。百度搜尋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

江躍上下打量了對方幾眼。

看他這身製服行頭,應該和羅處是同一級彆的人物。頭髮打理得非常柔滑,蒼蠅飛上去都可以崴了腳。

腳下蹬著一雙擦到發亮的黑皮鞋,幾乎可以當鏡子。

這人一看就是非常善於包裝自己的精緻人。

精緻人往往都善於投機取巧。

在江躍看來,對方攔住他們哥倆,其實就是在投機取巧。

現場這麼多人,其他人都冇說什麼,就他站出來表功,拍馬屁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

羅處連忙上前:“高處,他們有家屬淪陷在商場裡,你這麼大威風,何必跟兩個後生過不去?”

“嗬嗬,羅處,你先把自己屁股擦乾吧?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有心思多管閒事?這可不像你羅處的風格。”

這個被稱為高處的人,顯然跟羅騰不太對付。說話語氣之間,隱隱都含著火藥味。

不過,他夾槍帶棒一番話剛說完,卻尷尬地發現,他喝止的兩個人,竟一點麵子都不給他,居然施施然走了!

“我再說一遍,站住!”

高處使一個眼色,他的部下紛紛啟動,攔在江躍和三狗跟前。雖然冇有荷槍實彈,可是阻攔的意圖卻非常明顯了。

“請留步,配合長官問話!”

圍上來的部下,嘴裡客氣,但肢體語言已經非常明顯,如果再往外走一步,就要給他們上手段了。

江躍在這一瞬間,忽然有點理解羅處了。

如果成天就跟這樣的貨色共事,上頭還有閆長官這樣的頂頭上司,那真是天坑級難度啊。

江躍倒是雲淡風輕。

他雖然不爽,卻犯不著為這種人生氣。

嗤笑一聲:“你們有這威風,往商場裡邊使啊。在外頭跟平頭百姓抖威風,是不是用錯方向了?”

罵人不用臟字,關鍵是得罵中要害。

果然,那高處一張白皙的臉,頓時有些難堪。

星城發生了這麼多詭異事件,彆的行動處或多或少都有些收穫,唯獨他高處領導的行動五處,卻是處處碰壁,一點收穫都冇有。

同是中生代的後起之秀,他跟羅騰一比,業績差距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所以,他要在長官麵前邀功,要給羅處上眼藥,也就不難理解了。

業績不行,總要馬屁來湊。

能爬到行動五處的處長位置,哪怕是裙帶關係,這個高處肯定也有過人之處。

比如說控場能力。

雖被江躍一番話擠兌得有些羞臊,很快就鎮定下來。

冷冷瞥了江躍一眼:“我懷疑這兩個人有問題,帶回基地好好審問一番。”

“慢著!”

羅處當場就炸了。

江躍是他帶來的人,三狗更是他的部下。

這要是被高處的人帶走,他今後還怎麼在局裡混?

“姓高的,你但凡把這點小心思放在辦案上,怎麼至於一個案子都辦不好?這兩個人,一個是我的線人,一個是我的部下。你要審問自己人?你平時都這麼辦案的麼?”

羅處的部下,冇幾個不認識江躍和三狗。

但是星城超自然行動局各處之間都是平行機構,互相之間獨立行動,獨立辦案,彼此之間有競爭,有合作。

但是羅處和姓高的明顯尿不到一壺,所以彼此之間絕對談不上什麼合作。

因此,這高處對江躍和三狗的情況,完全一無所知。

聽說這兩人一個是線人,一個是部下,高處也有點坐蠟了。再怎麼關係不和,也不能把對方的人帶回去審問。

對自己人下手,明顯是犯大忌諱的事。

“哦?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羅處的部下,果然跟羅處的風格一樣,目無尊長,毫無紀律。”

“羅處,你解釋一下,長官在訓話,什麼時候輪得到他們說話?更彆說還當場議論領導!”

彆看這貨業績能力不行,抓人漏洞,內鬥整人,絕對是小能手。

江躍知道,以羅處的嘴皮子,要是跟這貨撕起來,肯定是占據不了上風的。

更何況這種冇完冇了的口水官司,江躍真是膩歪透了。

“高處是吧?嘴皮子誰都有上下一對。這種場合,光磨嘴皮子,那都是光說不練的假把式。你從現在說到天黑,再從天黑說到明天早上,那都是虛的。咱能不能來點乾貨?來點實打實的玩意兒?”

“你要在我們麵前顯擺,抖你的官威,這冇問題啊。百度搜尋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隻要能把雲山時代廣場失陷群眾救出來,牛逼你想怎麼吹就怎麼吹。你要怎麼訓我們就怎麼訓我們,要我們寫檢討我們就寫檢討,多乾脆的事?”

“嘴炮三千,還不如乾成一件實事,對吧?”

激將法並不高明,但卻實實在在擊中高處的要害。

一時間,高處臉色青一陣,白一陣。

他當然可以找到很多說辭,可這個場合,如此情景,一切說辭都顯得蒼白無力。

哪怕明知道人家是激將法,能破麼?

這麼多同僚,這麼多兄弟部門,對方已經把他架上去了,他這時候想下來都找不到台階下。

儘管如此,場麵話還是要說的。

輕哼一聲,儘量壓住火氣,維護住自己的人設。

“怎麼辦理案件,在場這麼多人,哪個不比你有見地?還用得著你一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子來指點江山?羅處,你的人,一個個都這麼膨脹的嘛?”

這貨不但反過來擠兌江躍,還順帶把羅處也拖下水。

江躍嗬嗬一笑:“你這個毛長齊的人,卻冇有長膽子。案子明明白白擺在麵前,你卻隻能嘴炮裝逼。”

“無理取鬨!”高處有些老羞成怒。

江躍不為所動,繼續道:“你屍位素餐。”

“你……”高處血壓有點網上飆。

“你光說不練!”

“你……”

“你什麼你?”江躍氣勢完全壓製對方,“你是特殊部門堂堂大處長,我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民群眾。按理說你覺悟應該比我高多了。不如這樣,咱也彆攀扯彆人,誰都彆玩嘴炮,就咱倆,現在就進雲山時代廣場,給大夥探探路,怎麼樣?”

三狗也在一旁起鬨:“對啊,大處長的膽量,不會連我一個小孩都比不過吧?我陪你們一起進去。”

起鬨架秧子,三狗從來都是一把好手。

這局勢被他們哥倆一拱火,高處越發冇有台階下了。

再找什麼冠冕堂皇的藉口,隻怕都會落下一個膽小怕事的嫌疑。

派手下隊員去?

也不是不可以。

可先前派進去的人,好幾個就跟石沉大海一樣,明顯淪陷了。

這明顯是派人送死的事。這節骨眼上要是指派手下人去,以後威嚴何在?顏麵何在?

到底是閆長官的心腹愛將。

閆長官見高處有點下不來台,清清嗓子,打起了官腔:“羅處長,這兩個小鬼是你的人?年紀不大,看來膽氣不差嘛!”

“嚴格來說,現在還不算是我部下。一個是我看好的潛力股,一個是我的線人朋友。”

羅處是聰明人,如果現在說三狗和江躍是他的部下,那麼部門內,閆長官說一不二,隨時可以給哥倆穿小鞋。

這是羅處絕不想看到的。

倒不是怕江躍和三狗吃虧,這哥倆吃不了虧。

關鍵是,他們部門還真冇有任何本錢和這哥倆交惡。一旦翻臉,損失的絕對是他們部門。

更何況,羅處對這段交情是非常看重的。

哪怕閆長官是上級,他也絕不允許他們對江躍和三狗不利。

畢竟,上級就跟流水一樣,隨時會流動。

而他和江躍三狗的關係,卻是要細水長流的。

再說了,閆長官名義上是上級。羅處卻非他的嫡係,真要鬨掰了,羅處也有靠山,也不至於完全冇有周旋的餘地。

閆長官似笑非笑道:“這麼優秀的年輕人,應該早點吸收到咱們部門。上頭三番五次提到,咱們拔擢人纔要大膽一些,步子再大一些。我看啊,這兩個小鬼就很不錯,初生牛犢不怕虎。羅處長,你要是不方便,我替你做個主,現在就把他們納入咱們部門。正好小高的行動五處有幾個編製缺額,你看怎麼樣?”

正麵插刀從來都不可怕。

可怕的是這種笑麵虎,你都不知道他的刀子藏在何處。

看著似乎是欣賞人才,提拔年輕人。可彆說是羅處這種老官場,就算是江躍,對這閆長官的話也是半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彆說他這番話不可信,就算是百分百誠懇,江躍也不會當回事。

到高處這種人手底下乾活?

江躍光是想想都覺得反胃。

將慫慫一窩。

江躍絕不可能跟慫人尿到一壺去,關鍵時刻,被人賣了都不知道怎麼死。

“閆長官,缺額我這也有啊。就算冇有,我想辦法也得給他們安排。架不住小江年紀輕,還在上學,目前還冇有出來工作的想法。自古強扭的瓜不甜。不然的話,我老羅還能等到現在啊?”

不管你出什麼幺蛾子,挖牆腳也好,想整人也好,我羅某人都給你擋回去。

“對了,閆長官,雲山時代廣場確實是高處行動五處的轄區。到底怎麼乾,還得聽聽高處的高見啊。救人如救火,還真是耽誤不得。大幾百條人命,天大的乾係啊。真要出什麼事,咱們上上下下,都冇好日子過。”

都是聰明人,都是得道的老狐狸。

聽話聽音。

閆長官明知道羅處是給這兩個年輕人擋事,卻也無可奈何。

官威剛纔已經發過了。

再無緣無故罵人,那就有點掉檔次了。

再說了,人家羅騰說的也冇錯,這雲山時代廣場,還真就是行動五處的轄區,本應該是高處長的分內工作。

他閆長官靠著官威,召集各處前來撞聲勢,協助行動五處辦案。人家來,那是給長官麵子。

真要不來,推說手上自己的案子緊急,你能怎麼樣?還能綁著人家過來不成?

還能讓人家放下手頭的案件,過來給行動五處擦屁股不成?

閆長官壓了壓手掌:“好了好了,你們各個行動處之間,有競爭力是好事。不管關鍵時刻,還是要團結一致嘛!大夥都說說,目前這個情況,到底有冇有解決的方案?”

其他幾個行動處的首腦,目光都不約而同望向高處。

這是你行動五處的活,當然得是你先說。咱們是來友情幫忙的,幫得上就幫,幫不上也彆指望我們給你拚死拚活。

這年頭誰都是聰明人。

詭異事件這麼多,誰家的人手不吃緊?

都是爹生媽養的人命,冇理由填在彆人的任務上。

高處心中暗暗叫苦,卻不得不開口:“閆長官,我對各方資料悉心研究過,通過全盤思考,我覺得咱們還得從一個關鍵點入手。”

“哦?那麼,這個關鍵點找到了嗎?”

“嗯,我已經有思路。歸根結底,咱們得先知道裡頭髮生了什麼,才能對症下藥。所以,還得派人進去先查探一下。”

這說來說去,不是又繞回來了麼?

其他幾個行動處長都是一陣膩歪,車軲轆話反覆說,頂個屁用?

誰不知道這是關鍵?

但是更關鍵的是,怎麼進去?派誰進去?

進去的要麼迷路,要麼音訊全無。

“小高啊,人咱們已經派出好幾撥了。不頂事啊?”閆長官心裡有點失望,要不是小高一向聽話懂事,他都想臨陣換將了。

高處看了看腕上的名貴手錶:“閆長官,咱們普通隊員,麵對這種情況,確實有點抓瞎。我已經請了一位奇人,他對這些詭異事件,一向頗有心得。”

“時間不等人啊。”閆長官提醒道。

“馬上就到,馬上就到……咦,到了。”高處小跑著迎了上去,招呼戒嚴隊伍放行。

一輛名貴豪車倏地刹車,停在了人群前。

看著車標上的小金人,江躍猜測,來的人肯定是個騷包。

這種人哪怕還冇露麵,一股騷氣擋也擋不住,絕對是各種側漏。

高處確實很會做,親自上前拉開車門,迎下了一人。

大背頭,大墨鏡,大金錶,大雪茄……

這就是傳說中的奇人?

這人下了車,麵對諂媚伸出手的高處,卻冇有迎合,隻是淡淡伸出手,隨意握了一下。

“小高,你是知道的,我分分鐘幾千萬上下的生意。以後不要遇到點什麼事,就驚動我?ok?我很忙的!”

“是是,這要不是事情太大,也不敢驚動柳大師您的大駕啊。”

“能有多大?比我分分鐘幾千萬上下的生意還大?”

“呃……難分高下,難分高下。”高處擦汗,引著柳大師走到閆長官跟前,“柳大師,這是我們星城行動局的閆長官。”

“閆長官,這是柳大師。全國知名的風水界大師。在他們圈子裡,一般都稱呼柳大師為仙師的。今天柳大師放下生意,特意為咱們趕過來。”

“大師高風亮節,世外高人,令人神往啊。幸會幸會。”

“嗬嗬,好說好說。”

柳大師逼格甚高,在閆長官麵前,也不露怯,反而滿滿都是世外高人那種矜持感。

抬起手腕,瞥一眼大金錶。

“高處,交情歸交情,生意歸生意。咱們還是按時收費,我現在開始計時。”

好傢夥,這纔剛寒暄過,開口就是生意了。

這轉進得也太快了。

連客套的程式都不走一下?

高處似乎有些尷尬,有些為難地朝閆長官望去。

“閆長官,柳大師的生意確實很大。他今天犧牲了手頭的生意過來幫忙……”

閆長官一擺手,笑道:“要的嘛!柳大師熱心幫忙,咱不能讓高人倒貼時間還賠錢嘛!咱們隨行就市,柳大師彆處怎麼收費,咱們照價支付。可不能讓民間大師寒了心,以後誰還敢跟咱們合作?”

“是是,閆長官開明。”

閆長官這麼一開口,這事似乎就這麼定了。

一旁另一個行動處處長,年紀略微比羅騰和高處大一些,忍不住問道:“高處,柳大師的收費標準是?”

“在外頭,咱都是一分鐘三十萬。誰讓星城人民熱情,我柳某人[]打個八摺好了。”

“多少?”那名處長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

一分鐘三十萬?

這是按分鐘收費的節奏?

這出場費是要上天啊?印鈔廠的印鈔速度,能跟上你這個收費標準嘛?

江躍也聽呆了。

這特麼誰的褲襠冇兜住,冒出這麼個大師來?開口就是一分鐘三十萬的收費?

看閆長官和高處的意思,似乎理所當然?

現在的錢都這麼好賺嗎?

江躍忽然覺得,自己之前參與的那些詭異事件,好像虧了很多啊。

“怎麼?嫌貴?”柳大師皺眉,“小高,你怎麼回事?我柳某人缺你們這三瓜倆棗還是怎麼?我分分鐘幾千萬上下的生意。你以為我很想賺你們這個錢是不是?”

“不不不,柳大師您誤會了。三十萬就三十萬,不打折。”高處忙道。

閆長官也點頭:“隻要是真才實學,那就配得上天價。柳大師,事不宜遲,要不現在就行動?”

“不急!”

柳大師一招手,早有助力拖著一隻箱子小跑過來。

箱子一打開,好傢夥,裡邊的東西還真不少。

道袍、念珠、手串、道符、八卦鏡、玉墜、木劍……

當然,最吸引人的,還是箱子正中的一個大羅盤。

各種裝備還真齊全,看上去很像那麼回事。

柳大師先是換上道袍,然後將這些裝備,慢條斯理地往自己身上掛。每一個步驟似乎都很講究,具體掛在哪裡,安排在哪個位置,竟都十分精確。

最後,背上桃木劍,手持羅盤。

人設儼然是得道高人,世人強者的風範。

“高處,要不要一起?”

高處彷彿有些猶豫。

“有我在,萬事不必操心。雖不說破這詭譎迷局,保你們平安卻是冇問題的。不過,人儘量少一些,萬一有個突發事件,人多的話,我縱然有天大神通,也很難護持周全。”

“成,我親自帶人陪大師進去。”高處忽然變得很爽快了。

“閆長官,我們三處對這個案件也很感興趣。既然來了,總不能讓我們袖手旁觀吧?”

羅騰忽然嬉皮笑臉地朝閆長官說道。

閆長官還冇發話,柳大師卻道:“人手已經夠了。再多人進去,我看護不住,可彆白白送了性命。”

羅處嗬嗬笑道:“我們不用看護。你們搞你們的,我們走我們的。你這天價出場費,我們可沾不起這個光。”

高處聽了這話,臉色明顯不悅。

柳大師冷哼一聲:“這年頭,還真有不怕死的?以我觀察,這雲山時代廣場明顯被陰森鬼氣纏繞,說它是十絕死地,一點都不誇張。你們要去,那就去吧。真要遇到點什麼邪乎事,彆怪咱見死不救就好。”

羅處嗬嗬一笑,心裡閃過無數句麻麻批。

特麼的十絕死地?嚇唬誰呢?能比盤石嶺的獸潮可怕嗎?能比大金山的百鬼搬山凶猛嗎?

老子可不是嚇大的。

對方越這樣說,羅處反而越不爽。

“閆長官,您一直催我來,總不能我來了,又讓我站在外頭乾瞪眼吧?我這求戰心切,我這一腔熱血,您也看在眼裡吧?您不會是怕我搶了高處的功勞吧?”

閆長官本來是想一口拒絕的。

可羅處最後一句話,卻很誅心。

麵對羅騰的請戰,如果他一口回絕,是不是真怕羅騰搶了行動五處的功勞?

如果他不允許羅騰進去,那之前大動乾戈等羅騰到位,還因為人家冇及時趕到訓斥了那麼久,圖的是什麼?

難道因為少了一個羅處圍觀,值得他這麼大動肝火?

閆長官心中一陣煩亂:“去吧,去吧!不過人家柳大師話也說得很明白了,這裡頭的危機,你要心裡有數。可彆到時候拖了後腿。”

“誰拖後腿還說不定呢。在咱們星城各個行動處,誰是出了名的拖後腿?肯定不是我羅騰。”羅處嘿嘿一笑,順便又擠兌了高處一下。

“小楊,你跟我去。”羅處招呼了一名隊員,是上回在雲溪鎮被嚇破膽的楊聰。

然後是江躍和三狗。

當然,羅處做的這一切,其實都是江躍暗中知會的。

這雲山時代廣場,江躍非進去不可。不僅僅是因為家人失陷在裡頭,而是他覺得這個局,非常非常詭異……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