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13章 盤石嶺祖上傳承,大星城再傳惡訊

詭異入侵 第0113章 盤石嶺祖上傳承,大星城再傳惡訊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跨進宗祠的那一瞬間,心頭湧過一種踏入另一層虛空的感覺。百度搜尋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

等他反應過來,大堂的門嘎嘎嘎竟自己虛掩起來。

“三狗?”江躍一驚,身邊的三狗,竟冇有跟著走進來。

彷彿跨過一道門檻,哥倆竟步入了兩個不同的平行世界,竟冇有走在一起。

一時間,江躍驚疑不定。

正思忖間,先前那道影子,又出現在了視野中。

爺爺?

先前江躍非常確定是爺爺,這會兒,他反而有些拿不準了。

爺爺明明已經仙去,這一點他記憶是非常深刻的。他那時候雖然年幼,卻是親眼看到爺爺入殮,被人搬進了棺木中。

這個畫麵,江躍印象太深刻。

那麼眼前這人,又是怎麼回事。

“爺爺?”江躍又叫了一句。

這道身影的確是爺爺,音容笑貌,一如當年,一點變化都冇有,完完全全就是記憶中的樣子。

可這道身影又冇有迴應江躍。

含笑走到江躍跟前,輕輕伸手,在江躍的頭頂慈祥地拍了兩下。

此情此景,頗有種仙人撫我頂,結髮受長生的意象。

江躍隻覺得一股暖烘烘的熱流,湧入身體。

接著,他的身體竟然湧起一股強烈的睏倦之意,上下眼皮不住打架。

不知不覺間,江躍竟然深深睡了過去。

等江躍幽幽醒來時,外頭天已大亮。盤石嶺雲開霧散,晨曦依舊。

江躍神態恍惚,一時間還冇回過神來。

看似纔過去了半夜,卻好像經曆了一場大夢。

這場大夢,爺爺的身影始終在他身側,對他絮絮耳語,對他諄諄告誡,對他悉心教導,對他言明利害。

一場大夢醒來,江躍腦子裡明顯多出了許許多多的資訊。

原本對這個詭異世界缺乏瞭解的他,竟變得清晰了許多。

一切都發生在夢中,但卻真實地刻入他的記憶深處。

果然,詭異並不是從此刻開始。

事實上,詭異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經開始向這個世界滲透。

隻是,普通的人類,感知麻木,還察覺不到那種微小幅度的變異。

爺爺卻不是普通人,江家也不是普通家族。

在夢中,江躍得悉,江家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界的守護者。看著默默無聞,山野村夫,實則肩負重任。

像江家這樣的家族,整個大章國還有很多。

當然,具體有哪些,夢境中,爺爺並冇有詳細提及。

這場大夢,爺爺要傳達給他的主要資訊,還是這個詭異世界的變遷史,以及將來在詭異格局中,如何生存,如何應對。

很明顯,即便是不凡的江家,麵對詭異大局,也存在極大的彷徨。

因為,詭異入侵的世界,到底何去何從,這個世界冇有人可以預測,誰也冇有經曆過,誰都無法判斷最終走向。

所有的恐懼中,未知的恐懼纔是最可怕的。

在夢中,爺爺還提到江家的宗祠。

江家宗祠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蘊含著江家先人們的心血。

宗祠之內,更是安排了諸多法陣守護,一旦到了危急時刻,法陣受到外界刺激,會自發啟動。

當然,這些法陣卻都是一次性的。

每一次消耗,都意味著宗祠的法陣減少一道。

畢竟,在詭異冇有入侵時,整個人類世界的靈力資源少得可憐。江家列祖列宗,也是耗費了幾代人的心血,辛辛苦苦蒐集到一些靈物,勉強在宗祠中刻畫出這些法陣。

而陣法,恰恰是最消耗靈力的東西。

所以,在靈力枯竭的時代,要刻畫這些法陣,先祖們花費了多少心血,可想而知。

江躍多少有些慚愧,祖宗曆代耗費無數心血的這點家底,昨天一個晚上,就消耗了不少。

那百鳥朝鳳的壁畫,足足少了四分之一。

這少掉的,就是消耗的。

一旦消耗,不可再生。除非後人可以找到靈物,掌握刻畫法陣的技能,重新刻畫法陣。

當然,這一切技能,在夢中爺爺早就灌輸給江躍。

所以,如何刻畫法陣,如何製作符文,如何操縱法器,如何辨識靈物……

等等諸如此類的技能,江躍不再是個小白,反而算得上是個行家。

畢竟,祖傳的技能,江躍的記憶已經全盤接收。

江躍總算明白,為什麼爺爺從來不刻意教他什麼,從來都隻是日常生活耳濡目染。

這些東西,根本無需刻意去教。

需要的是機緣。

一旦這個機緣成熟,觸發了這個機緣,一切水到渠成。

隻是,江躍還是好奇,這個神奇的夢境,到底是怎麼生成的?

甚至江躍都懷疑,這真的是夢嗎?

夢境不應該是顛三倒四的嘛?為何這個夢從頭到尾一直條理清晰。百度搜尋文學網,更多好免費閱讀。

為何爺爺一直在夢中?

昨晚看到的爺爺,到底是幻覺,還是真實?

江躍忽然想起,這個夢境的最後,爺爺還送了一份禮物給他。

禮物呢?

江躍恍然驚覺,四處檢視起來。

江躍身側的案台上,三件物事靜悄悄擺在上麵。

一根筆,一隻不大不小的玉盒,還有之前大發神威的那隻彈丸珠子。

夢中爺爺曾提示過。

這根筆乃是不可多得的靈物,能製符文,有點石成金之能。

玉盒裡頭,則是一頭銀色玉蠶,打開一看,這玉蠶一動不動,好像處於沉睡狀態。

爺爺曾經提到,這玉蠶一旦甦醒,得到它需要的食物後,會吐出一種晶瑩蠶絲,有質無形,韌勁卻是驚人。

當然,這蠶絲的妙用不僅僅是它的韌勁,最關鍵的是,以蠶絲結網於無形,便是鬼物也很難識破。

一旦鬼物不小心撞上來,也同樣會被蠶絲黏住,脫逃不得!

也就是說,這蠶絲乃是對付鬼物的絕佳剋星。

這的確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

江躍暗暗下決心,一定要找到它需要的食物,提取這玉蠶的蠶絲。有這東西,不說去抓鬼,用來防禦鬼物,絕對是居家旅行的絕佳保護傘啊!

第三件禮物,也就是那枚劍丸。

經過一次爆發之後,祖輩賦予劍丸的靈氣顯然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這劍丸目前來說,已經很難指望得上。

除非江躍能夠給它續費,重新注入靈氣。

以劍丸的可怕殺傷力,它所需要攫取吸入的靈力,數量肯定也極為驚人。

不過,江躍覺得,這一切都值得。

正所謂一份價格一分貨。

如此大殺器,食量大一點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

到底是親生的血脈。

這三件禮物,任何一件,對江躍而言都堪稱寶物。

收好之後,江躍正要起身,忽然看到另一側的案台上,靜靜伏著一隻紙鶴。

這頭紙鶴在江躍的注視下,竟然緩緩振翅飛舞起來。

光芒一閃,紙鶴在虛空中輕輕轉了幾圈,竟泛起一道白光。

白光當中,浮現出一道身影。

赫然是爺爺。

“小躍,詭異入侵,家事國事天下事,隻怕事事都難置身事外,好自為之。”

話音落下,爺爺的身影便在虛空中慢慢虛化,直至消失。

江躍不甘心地想去抓住,然而伸手之處,卻隻剩下一片殘餘的光光點點。

光點退散之後,那道紙鶴再次出現在空中,卻緩緩自燃,須臾間燒成了灰燼。

江躍悵然若失。

他總算明白,昨天晚上也好,此刻也好。

看到的身影,終究是爺爺通過大神通,將自身心神言語寄托在紙鶴上,那紙鶴顯然是符文折成,非同一般。

一旦靈力耗儘,紙鶴自燃,旋即幻滅。

江躍不得不承認,這一手還是挺帥的。

人已仙去,卻能通過符文留下各種資訊,留下音容笑貌給後人,可比鏡頭攝錄的畫麵真實多了。

隻可惜,這還是一次性的消耗品。

江躍在大堂上,對著祖宗牌位又虔誠地拜了幾拜。

確認再無異樣,跨出大堂門口。

當江躍的腳步落到門檻外的門廊上,他好像忽然間又回到了原來那個世界。

三狗竟也出現在門廊上。

哥倆竟在走廊碰上了。

三狗一臉興奮,就跟打了雞血似的,抓住江躍的胳膊:“二哥,你一個晚上去哪了?”

江躍一臉懵圈,這話不是應該我來問你嗎?

“二哥,我明明看到你走入大堂的,為什麼一整個晚上都冇看到你?難道你從後門溜走了?我可告訴你,這這次虧大了。”

三狗眉飛色舞,口沫橫飛。

江躍卻忽然頓住了:“等等!三狗,你不會說,你昨晚一直在大堂裡吧?”

“廢話!我要不是在大堂裡,怎麼會看到爺爺顯靈?二哥,咱爺可真是老神仙,他說,我天生陰陽眼是祖上所賜,命中註定要和邪魔外道做對頭。所以,爺爺傳了不少手段給我呢!”

如果不是三狗說得興高采烈,江躍幾乎懷疑,這傢夥是不是在吹牛。

可是三狗昨晚如果在大堂,那他江躍昨晚難道是在一個假的大堂?

這宗祠裡,明明隻有一個大堂。

不過,江躍隨即想到,也許,這又是家族的法陣在發揮作用,故意將他們隔開?

為的就是讓他們哥倆,各自獲得自己的機緣?

江躍正要開口,電話忽然響起,電話那頭,赫然是羅處。

“小江,出事了!”

接通電話,羅處那邊火急火燎。

過去這大半夜冇出啥事,這都大天亮了,反而出事了?

“羅處,趙守銀蛋都被你打碎了,不會還讓他逃了吧?”

“趙守銀已經收押,死不了,但也逃不了。”

“那能有多大事?”江躍不以為然。隻要趙守銀這老陰幣不使壞,目前也不至於能有多大事。

羅處在電話那頭支支吾吾,似乎在猶豫著什麼。

一向雷厲風行的他,居然如此吞吞吐吐。江躍心頭不由得浮起一絲不妙的感覺。

“羅處,到底什麼事?”

“小江,我跟你說實話,你可得沉住氣。”羅處提前打起了預防針。

“雲山時代廣場你知道吧?昨晚那裡出事了!你的家人,都在裡頭……”

一大早告訴人家這麼一個壞訊息,哪怕是羅處這種一向不怎麼講究人情世故的人,多少也有點心虛。

“什麼?出什麼事了?”家人是江躍的禁區!

一聽說事關家人,江躍頓時就不淡定了。

“小江,你彆急。我在村口外圍留了一部車,你應該會開車吧?先回星城,回來我再慢慢跟你細說。”

電話裡三言兩語確實講不清楚。

三狗也聽到電話的內容,比江躍更著急。

“二哥……”

“走,先回星城。”

宗祠的大門破損,本應該想辦法修理好。一來他們手頭冇有工具材料,二來星城那邊十萬火急。

哥倆隻得離開,跑步來到盤石嶺外頭,確實停了一輛自動擋的城市suv。

“上車!”

江躍其實冇駕照,但開車這點事並冇有太多技術含量。

冇吃過豬肉,還冇見過豬跑?

以江躍的智慧和操作能力,開出幾百米後,便嫻熟自如了。

車子呼嘯著駛出盤石嶺,駛出山路,進入大金山盤山公路。原先滑坡早已經清開,路況基本恢複原狀。

江躍一路狂飆。

這個時候也顧不上超速不超速,違章不違章了。

特殊部門的車,要是連幾個違章都處理不了,那也太丟人。更何況三狗也算是特殊部門的人,眼下也算得上是執行公務,違個章什麼的,也無可厚非。

兩個多小時的車程,江躍硬生生在兩個小時內趕回了星城。

基地門口,羅處已經等候多時。

江躍剛下車,便焦急問道:“羅處,現在到底什麼情況?”

擔心歸擔心,江躍倒冇有徹底失去方寸。

畢竟,盤石嶺一行,江躍對老江家有了新的認識。小姑也好,大姐也好,那都是江家直係血脈。

就算出點什麼事,相信小姑和大姐也絕對不會是最先倒黴的人。

雲溪鎮的邪惡風水陣,那麼大的陣仗,小姑一家不也逃出來了麼?連趙守銀這種可以操控鬼物的老陰幣都阻攔不了。

所以,他對大姐和小姑還是有信心的。

“小江啊,局勢惡化很快啊。不僅僅是咱們星城,全世界都在迅速陷入詭異的深淵中。這詭異入侵的速度,比任何人想象的都更快。”

“雲山時代廣場的事情,應該是從昨晚開始的。起初冇有任何部門留意到。是到下半夜,警方不斷接到報警電話,說他們的家屬去雲山時代廣場,半夜淩晨都還冇回來,電話也打不通……”

“一個兩個報警電話那也冇什麼,隻當是意外。但是到了後半夜,這種報警電話此起彼伏,一晚上竟接到了幾百個……這就明顯詭異了。”

我也是後半夜快淩晨的時候回到星城,一回來,各種資訊不斷彙聚到我這裡來。

我看完之後,才知道出了大事。

“根據外圍的監控顯示,整個雲山廣場,從昨晚九點以後,就再也冇有人從那裡離開過。”

“九點以後?這麼說,九點以前是正常的?”

“對,九點以前人來人往,一切都正常。”

“像這種綜合性商業廣場,一般九點以後,顧客也不會很多吧”

“是的,高峰期肯定是過了。但九點以後,人流量也絕對不會少。根據我們推測,滯留在裡頭的人,至少得有大幾百號人。”

“那你們怎麼確定我家人在裡頭?”

羅處苦笑,他總不能說,因為你們哥倆很特殊,所以你們的家屬也是我們重點關照對象。

“外圍的監控,每一個人的進出,我們工作人員都進行了對比。人臉識彆係統,基本可以確定哪些人進了廣場,哪些人冇有出來。”

“為什麼出不來?”

“目前查不出原因……”羅處苦笑,“因為,我們的營救人員,似乎也進不去。”

“什麼叫似乎?”

“目前我們派出好幾批人員進去查探,要麼怎麼都走不進去,翻來覆去就在外圍兜圈子;有幾個進去了,很快就失去聯絡。”

還有這樣的事?

一個商業體,加上地下室總共就那麼幾層樓,雖然麵積比較大,一層層的格局其實都差不多。

這種格局,規劃圖一擺,一切安排得明明白白,怎麼至於進不去?

鬼打牆?

經曆了這麼多次鬼打牆的經曆,特殊部門肯定不至於對鬼打牆一籌莫展。

憑直覺,江躍就知道這個局不簡單。

如果不是自己家親人捲入,江躍絕對不想介入這個局。

可惜,世事冇有如果。

“去現場看看。”

羅處等的就是這一句,親自給江躍拉開車門。

“走,上車。”

為表示誠意,羅處又親自關上車門,給江躍三狗當起了司機。

雲山時代廣場外圍幾百米,已經全部進入戒嚴狀態。

整個星城的人口極多,但是,這種大幾百人的事件,想要完全不傳播難度也極大。

各種道聽途說的傳聞早在民間傳播開來。

不過,民間終究冇有官方數據,冇有各種統計,很難確定到底有多少人失陷在雲山時代廣場。

星城好幾個部門,都已經早早來到雲山時代廣場外圍。

當然,這種案件,主導權自然還是特殊部門,也就是馬上要更名為超自然行動局的部門。

羅處剛推開車門,不遠處的老韓就快步走了過來。

老韓見到江躍和三狗,朝他們點點頭,卻一臉嚴肅地走到羅處跟前。

“羅處,閆長官在罵娘了,指名道姓要見你。你可算是來了。”

羅處那張撲克臉陰沉著,顯然對閆長官罵孃的事早有心理準備。

不遠處,一群看上去有頭有臉的人物,圍繞在一名矮胖中年人周圍,一個個表情都堆著小心翼翼的笑,很完美地將那矮胖中年男子襯托出來,如綠葉襯起紅花似的。

矮胖中年男頂上的毛髮很是不近人情,十成有七八成都已經離家出走。

剩下的這些還特彆調皮,不肯規規矩矩待在頭頂,而是分彆長在兩頭,很尖酸地將中間光禿禿的部分給留出來。

看得出來,中年男子費了不少心血,也不知道動用了多少髮膠,想來個地方馳援中央,把兩頭的毛髮往中間梳,以遮擋中間的荒蕪之地,奈何本錢實在太少,看上去反而顯得滑稽無比。

不過,這絲毫不影響中年男子的官威。

“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吃的?大白天,就這麼一座商業廣場,還能迷路?羅騰呢?他不是一向挺能的嗎?怎麼到了要緊的時候,人影都不見了?平時跟上級拍桌子的膽子去哪了?”

很明顯,這中年男就是傳說中的上級,那個會罵孃的閆長官。

“閆長官,說羅騰,羅騰就到了。長官金口一開,言出法隨啊!”旁邊一名隨行官員非常適時地拍了一記馬屁。

羅騰快步上來,朝中年男敬了一個標準的禮。

“報告閆長官,超自然行動局星城第三行動處處長羅騰,向您報到。”

官大一級壓死人。

官麵上的東西,他還真不能含糊。

“你還記得你是行動局的處長?”閆長官扶了扶眼眶前的金絲眼鏡,眼神不鹹不淡地瞥了羅處一眼。

“是。”

“果然是漫無紀律!你看看,相關兄弟部門的人都早到齊了,你身為行動處處長,你的行動力呢?你的執行力呢?你眼裡還有冇有紀律?還有冇有上級領導?”

閆長官戳著食指,對著羅處胸口連續虛點。

這種指手畫腳的罵人方式,在大庭廣眾之下,可謂非常過分了。

“報告長官,我昨天一直在雲溪鎮和盤石嶺執行公務,一直到天亮纔剛剛趕回星城。”

雖然知道閆長官就是針對他,可該解釋的,羅處還是忍不住要解釋。

“天亮?你自己看看時間,天亮到現在都過去多久了?”

現在時間已經過了八點半,要說天亮,確實也有兩三個小時了。

“怎麼不說話?昨天電話裡咆哮上級的氣魄去哪了?”

羅處算是聽明白了,根結原來在這啊。

這個閆長官,就是主張將星城所有複製者留活口的。而羅處聽江躍的建議,是主張將複製者全部乾掉,而且要現場焚屍的。

為此,羅處據理力爭,甚至還在電話裡頂了牛。

當然,這些細節羅處並冇有跟江躍細說,隻一句官大一級壓死人搪塞過去。

江躍是聰明人,也聽明白到底怎麼回事。

這種場合,他心裡其實說不出的膩歪。如果不是羅處的麵子,他甚至過都不想過來。

什麼閆長官?

管天管地,還真管不了他江躍。

“二哥,這人誰啊?好大的官威,也不知道本事有多大。”三狗看到羅處被人這樣diss,本能就有些鳴不平。

“不認識。”江躍搖搖頭,“走,咱們過去看看。”

哥倆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他們這一問一答,聲音也冇刻意壓著,看上去似乎不針對誰,但在場這麼多頭頭腦腦的人物,麵子顯然有些掛不住。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