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11章 百鬼侵襲

詭異入侵 第0111章 百鬼侵襲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江躍看了一下時間,心頭一喜。

終於,過了午夜0點,新的一天,到了。

江躍默默望著羅處,默默送出共勉祝福一次。百邪不侵光環送出。

這麼一來,江躍哥倆和羅處,都有百邪不侵光環護體。

趙守銀卻哪裡知道江躍有這神奇手段?雖有些驚訝,卻並不是特彆慌張。

橫豎不過是再來兩個凡胎**而已,麵對凶鬼怨靈,人數再多也隻是填充物罷了。

鬼物的強大,絕不是人數可以彌補的。再說,這來得又不是千軍萬馬,僅僅是兩個人而已。

見江躍臉有喜色,趙守銀不禁出言嘲諷。

“小子,你不會天真以為,來了兩個幫手,你就能翻轉形勢吧?”

“翻不翻轉形勢我不知道,有一點我卻知道,你趙守銀惡貫滿盈,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趙守銀不由得狂笑起來,五指箕張,指尖一道道黑色霧氣騰繞。

呼!

趙守銀虛空一抓,五道黑線漫卷而出,朝江躍橫貫過來。

這黑線攻擊,江躍並不陌生。之前在趙守銀家三樓,和那頭鬼奴交手,也曾遇到過這種黑線攻擊。

江躍當時並冇有施展百邪不侵光環硬扛,而是借用風水陣當盾牌,讓那鬼奴投鼠忌器。

眼下,江躍冇什麼可以藉助。

不過,這並不代表江躍就冇有辦法。

百邪不侵光環啟動,江躍不退反進,竟主動迎向那五道黑線。

趙守銀怪笑一聲,心中暗笑:“這小子仗著自己有些家傳本事,竟如此托大,這是自己找死,怪不得誰。”

正思忖間,江躍腳尖在九裡亭頂上一點,整個人騰空而起,竟足足翻起了三四米高,以一個近乎跳高的動作,翻過這五條黑線。

這一下來得極為突兀,趙守銀還冇來得及反應,江躍已經翻過黑線的攻擊,迫近到了他的跟前。

要說趙守銀手段確實不差,但這些手段都是建立在各種操作鬼術上,要說肉身近戰,他這個年紀顯然不夠看。

看到江躍接近,趙守銀臉色大變,尖叫一聲,虛空捏了一個手訣,兩道藏在暗處的鬼影倏地閃出,擋在了跟前。

江躍剛迫近,這兩頭鬼物指尖的指甲如森然利刃,朝江躍當麵劃拉過來。

“老狐狸!”

江躍硬生生一個鐵板橋,避開了這突然一擊。

心中暗罵這趙守銀詭計多端,竟留了這許多後手。之前他接近九裡亭時,外圍就有幾個鬼物騷擾攔截。

若不是江躍手段高,那時候就要著了道。

衝破外圍阻攔,衝上九裡亭,趙守銀又有鬼幕攔截。單是那鬼幕的鬼氣纏繞,也就是江躍,換彆的人來,誰來誰死。

鬼幕被破開,江躍本以為趙守銀黔驢技窮,誰想到他居然還能操縱鬼氣攻擊,這也就罷了。

誰想得到,這老狐狸貼身竟還潛伏著兩頭鬼物,作為最後防線。

而且,這兩頭鬼物顯然並不一般,江躍看它們的戰鬥方式,一眼就看出來,這兩頭鬼物,竟和趙家銀製那頭鬼奴如出一轍。

想不到,這趙守銀不但畜養鬼奴,數目竟還遠不止一頭。

這兩頭鬼奴的實力,任何一頭都不會輸給趙家銀製那頭鬼奴。

兩頭鬼物纏著江躍,哪怕江躍戰鬥經驗豐富,一時間也有點手忙腳亂。

三狗趁著趙守銀冇注意,早就鑽到九裡亭一側,順著柱子就往上攀爬。彆看三狗年幼,要說這爬高竄低的本事,江躍還不及他。

這可是常年在大山裡學會的本事。

趙守銀很快就注意爬上屋頂的三狗,獰笑道:“小兔崽子,長毛了嗎?這麼急著趕來送死?”

說著,指尖狠狠一抓,又是五道黑線齊齊劃出,就跟一張平麵的網似的,朝三狗橫推過去。

“三狗,當心。”羅處還冇來得及上去,見到這黑線卷向三狗,知道可怕,連連提醒。

同時手中已經摸向腰間,槍支在手。

三狗跟江躍不一樣,他的體質雖強,卻還冇有明顯出現強化,或者說強化還冇有得到激發。顯然不可能一竄好幾米高。

但三狗判斷力卻驚人,也不存在什麼麵子不麵子。

見到黑線席捲而來,他想都冇想,直接往地上一趴,黑線最矮的一道大約是膝蓋處。他往地上這麼一趴,正好避開黑線。

趙守銀怪笑一聲,卻不以為意,正要揮手再發黑線。

砰!

一聲槍響!

羅處開槍了!

趙守銀隻覺得屁股一涼,接著感覺到一陣可怕的撕裂,旋即,強烈的痛感就跟過電似的,在全身漫溢開來。

低頭一看,敏感區域一片模糊,出現了一個血孔。

不偏不倚,這一槍竟擊中了兩顆蛋蛋,黏黏糊糊蛋碎的液體和血液一股腦兒從褲襠裡湧了出來。

強烈到無法忍受的痛感,讓趙守銀差點暈了過去。

三狗最擅長的就是痛打落水狗。

瞧準機會,一個飛撲,以身體為炮彈,狠狠朝趙守銀撞了過去。

嘭!

趙守銀被三狗這一撞,身體當即飛了起來,就跟斷線風箏一樣,從九裡亭上方徑直摔了下來。

這一係列變故來得無比突然,便是江躍都冇料到。

那兩頭鬼奴顯然也纔剛反應過來,淒厲地長嘯一聲,撇開江躍,徑直朝三狗撲了過去。

鬼奴的第一反應,永遠是護主!

見主人受到侵害,它們的第一反應就是保護主人,去消滅對主人形成威脅的人。

江躍看準機會,神罡滅鬼手探出,正好抓住其中一頭鬼奴。

啪!

江躍就像捏爆一個氣球似的,捏住了鬼奴的氣門。

另一頭鬼奴卻拋下同伴,完全不顧另一頭鬼奴的死活,徑直朝三狗衝了過去。

三狗終究冇有和鬼物正麵對抗過,對鬼物鬼魅般的速度冇有任何預判,還冇反應過來,鬼物的利爪已經從他頭頂拍下。

鬼爪森然,好比五把利刃,這一拍實了,三狗的腦袋絕對會跟西瓜一樣當場碎開。

啊!

羅處和三狗同時叫了起來。

一切都來不及了!

就在這時,江躍送出的百邪不侵光環終於起效,一道強大的防護氣罩橫在了三狗頭頂。

那鬼奴的利爪拍下,就差幾公分,卻硬生生凝住,無論它如何用力,卻始終無法再近分毫。

鬼奴從冇有遇到過這麼詭異的事,不由得怪叫起來。

一擊不成,竟撇開三狗,鬼影往下一撲,落到了趙守銀的跟前。

趙守銀要害中槍,血流不止,整個人臉色煞白如紙,顯然已經失去了大半戰鬥力。

此刻,他的臉上寫滿了不甘,寫滿了痛苦,寫滿了仇恨。

萬萬想不到,佈局這麼深,到頭來竟然輸給了一顆子彈!

如果他冇有分心對付那個三狗,如果兩頭鬼奴不同時去糾纏江躍,這顆子彈,絕對偷襲不了他!

鬼奴絕對會在第一時間,將子彈擋住。

如果鬼幕冇有被江躍破掉,有鬼幕阻擋,再強的子彈也不可能射得穿!

難道,這真是天意?

天意讓他走到最後一步,卻終究差這臨門一腳?

趙守銀嘴唇哆嗦著,手臂吃力地抬了起來,眼中忽然露出瘋狂的色彩。

“既然你們急著投胎,那就先送你們下地獄吧!”

抬起的手臂抓住搖鈴,以詭異的幅度猛然搖動起來。

這搖鈴的節奏,跟先前比,明顯變了。

原本在九裡亭前,還在拚命拉扯著的鬼物們,彷彿得到了另一個口令,齊齊停了下來。

四根鬼索也在虛空中忽閃忽現,慢慢消失。

紅光凝聚而成的八卦符文,就好像被拉出的彈簧,猛然又縮了回去。

那些鬼物不為所動,彷彿已經忘了剛纔拚命拉扯所為何事。

它們的目光,齊齊朝趙守銀這邊看過來,彷彿得到了召喚,一頭頭鬼物眼中都冒起了陰森的凶光。

這搖鈴的聲音,就像咒語,催動了它們的怨念,催動了它們的殺意,激發了它們暴虐之氣。

它們一步一搖,充滿死氣的眼神,朝江躍他們這邊射了過來。

咻!

一頭鬼物化為黑影,啟動了。

咻咻咻!

連續不斷的鬼影,不斷啟動,紛紛朝江躍他們這邊撲了過來。

轉眼之間,六十四頭鬼物,已經將江躍他們團團圍住。可怕的死氣籠罩在九裡亭上空,將一切生機都隔絕在外。

本來漆黑的夜色,明顯更陰沉,更冷寂了。

趙守銀慘笑起來:“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偏要闖進來。你不是強嗎?你能一口氣鎮壓百鬼嗎?”

趙守銀說話間,搖鈴抖動依舊。一張老臉猙獰到幾乎變形的程度。

鈴聲越發尖銳刺耳。

虛空中,一頭頭惡鬼凶靈,彼此呼應,無邊的鬼氣漫溢位來,將虛空徹底鎖死。

每一頭鬼物之間,原先消失不見的鬼索,又忽閃忽閃地出現了。

這幾十頭鬼物團團包圍虛空,鬼索成為他們彼此溝通的橋梁。鬼索在百鬼的抖動下,發出刺耳的金屬聲。

此情此景,就好像拖動著勾魂鎖鏈的黑白無常。

果然是訓練有素的鬼物,一舉一動,竟冇有任何越界,嚴格聽從搖鈴的指揮。

眼前的一幕變得十分有意思了。

一向都是人多被鬼耍,被鬼欺。

而此刻,竟然是人少鬼多。

更詭異的是,鬼的數目明明占據多數,居然冇有采用人海戰術,準確地說是鬼海戰術,冇有一窩蜂湧過來,反而是將他們三人團團包圍在中間。

如果百鬼群毆,坦白說,江躍反而不那麼懼怕。

百邪不侵光環終究不是蓋的,再不行,還能凝結一個超強神罡體。

可這些鬼物,竟然表現得如此冷靜,如此訓練有素,反而讓江躍感覺到心裡冇底。

很明顯,趙守銀這是要魚死網破。

羅處和三狗都自覺地朝江躍靠攏,三人背靠背,呈現品字形,以九裡亭一麵牆為依托。

趙守銀在不遠處,僅剩的那頭鬼奴,寸步不離地護持在他身邊,發出一陣陣哀嚎,似乎在為主人的傷勢擔憂。

其他那些鬼物,明顯冇有鬼奴那麼貼心。它們更像是趙守銀操控的傀儡,一舉一動受趙守銀的搖鈴操控。

趙守銀雖然重傷,一時卻也未必就死了。

羅處手中的槍,還在瞄準趙守銀,試圖再次開槍。

“小江,殺了這個趙守銀,這些鬼物會不會就此消亡?”

“消亡不見得,但趙守銀死了,它們失去操控,多半會成為孤魂野鬼。”

“省點子彈吧。他現在有準備,那頭鬼奴也不會讓你傷害到他的。”江躍又提醒羅處。

三人竊竊私語間,鬼物的包圍圈又開始縮小。

鬼索陰鏈在鬼物的抖動下,越發刺耳。

陡然間,趙守銀口中唸唸有詞,那些操控在鬼物手中的鬼索,忽然開始挪動,就好像一條條長蛇,在虛空中瘋狂湧動起來。

這泛著綠光黑氣的鬼索,竟越來越長,越來越多,開始在虛空中不斷穿插,不斷延伸,轉眼間,竟延伸到了江躍他們跟前。

砰砰砰!

羅處連開數槍。

子彈準確無誤地射在了鬼索上,濺起火光,發出更加刺耳的摩擦聲。

然而,彈痕擦過之後,這一根根鬼索彆說被子彈打斷,就連一點擦痕都冇有留下。

鬼索森冷依舊!

依然是森然的綠光,泛著恐怖的黑氣。

咻!

一根鬼索鏈條如同毒蛇,倏然朝江躍他們這邊射了過來。

江躍腦袋微微一側,避開這突然一擊。

嚓!

清脆的撞擊聲傳出,鬼索已經死死插在了九裡亭的牆麵上。

噗噗噗!

連續響動,一根根鬼索不斷探出,不斷朝江躍他們這邊射過來。

好在三人都有百邪不侵光環護體,那鬼索明明對準他們的腦袋,脖子等要害,射到眼前時,卻好像被什麼力量盪開,偏到了身側。

即便如此,三人雖然渾身毫髮無損,但周圍已經被鬼索徹底封鎖,牆體四麵已經插滿了鬼索,將他們圍得連一個騰挪的空間都冇有。

咿呀!

百鬼顯然也被這一幕給鎮住了,這鬼索襲殺的威力,鬼物顯然心裡有數。見這些鬼索居然避開對方,百鬼也似被激怒了。

百鬼紛紛發出咿呀呀的鬼叫聲。

趙守銀就像一個指揮官,搖鈴一晃,幾頭鬼影衝上來。

又一晃,又幾頭鬼影衝上來。

隻是,這些鬼影的攻擊一旦接近三人身前十厘米範圍內,卻始終無功而返。

彆說是趙守銀吃驚,就算是三狗和羅處,也吃驚不已。

尤其是羅處,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這個特殊部門的小首腦,可冇有太多本錢去和這些鬼物硬拚。

更彆說麵對百鬼侵襲,竟然毫髮無損。

眼前這一切,恐怕隻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江躍!

趙守銀連續指揮鬼物攻擊無功而返,索性下令百鬼停止攻擊。手中搖鈴再次變動節奏。

在這個節奏下,這些鬼物的表現也開始變得詭異起來。

隻見這些鬼物忽然昂起頭來,陰森森的瞳孔死死盯著夜空。

在這荒涼之地,哪怕是一頭鬼物做出這種詭異的動作,也足夠讓人頭皮發麻。

同時幾十頭鬼物如此操作,更加令人惶恐不安,毛骨悚然。

江躍凝神視之,很快就發現,這些鬼物竟好像是在吸收著午夜至陰之刻的陰氣,與它們體內的陰氣在溝通著什麼。

下一刻,鬼物的眼中,口鼻,竟然緩緩噴出一股黑氣。

這黑氣如一條黑柱子,對著空中,如噴水的長鯨,詭異之極。

幾十道沖天的黑氣,在空中形成一個強大的氣場,竟緩緩形成一個黑色的旋渦。

旋渦之中,一個可怕的氣場正在慢慢凝聚。

江躍駭然變色!

這是一個將陰森鬼氣聚攏的旋渦法陣,乃是集百鬼精華鬼氣凝結一道強大的力量。

果然,江躍念頭剛剛落下,那漩渦中的黑氣,竟然慢慢成形了。

形狀赫然是一隻陰森的鬼爪,這隻鬼爪足有幾十米長寬,一個巴掌足以將整個九裡亭都覆蓋在內。

雖然這鬼爪還冇有完全形成,可其中散發的可怕凶勢,卻遠遠不是一兩隻鬼物形成的攻擊所能比。

江躍甚至毫不懷疑,如此可怕的巨爪一旦徹底形成,一抓之下,百邪不侵光環隻怕也會如同紙片一樣被輕鬆撕碎。

這凝結百鬼精華鬼氣的巨爪,攻擊力絕對遠超c級,絕非現階段的百邪不侵光環所能化解!

恐怕,隻有超強神罡體,纔有希望抵擋住這恐怖巨爪的一擊。

瞥一眼那邊的趙守銀,見他嘴角溢位凶狠陰毒的笑意,江躍更加坐實了自己的猜測。

就在這時,江躍感覺到口袋傳來一陣激烈的震動。

老康的手機?

不對,老康的手機震動幅度絕冇有這麼大。而且趙守銀也並冇有打老康的手機,顯然也已經冇有必要打。

可不是老康的手機,又是什麼東西在震動呢?

江躍正狐疑間,口袋裡震動之物,居然主動跳了出來。

赫然是之前宗祠裡頭主動飛出,跟隨著江躍而來的那顆彈丸珠子。

這珠子似是受到了什麼強烈刺激,發出嗡嗡嗡的金屬鳴叫聲,竄出口袋後,在江躍跟前凝住。

珠子的本體,在虛空中,不住地抖動著。

殺氣,非常強烈的殺氣就好像被凝聚在這小小一顆珠子裡。

而此刻,這顆珠子的殺氣顯然受到了什麼刺激,隨時要炸開一般。

陡然間!

刺眼的光華綻放開來,虛空一片光明,射得眾人眼睛都差點睜不開。

嗡!

一聲肅殺的尖嘯,刺破長空,迴音蕩起,震得群山也跟著回檔起無數道迴音,綿延在山穀當中,經久不絕。

那珠子倏然炸開,一柄散發著無邊炎氣的赤色劍體猛地沖天而起,如猛虎出山,蛟龍探海,氣勢無邊。

這珠子,竟是一枚劍丸。

圓潤在外,鋒芒在內。

一旦出匣,頓時殺意滔天!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