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都市 > 詭異入侵 > 第0100章 鏡中女影

詭異入侵 第0100章 鏡中女影

作者:犁天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8 02:13:04

-

照片無疑是同一張照片,但照片裡的人……

竟不再是先前那個祥和平靜,似喜又似微愁的婦人。

取而代之的,竟是個麵目猙獰,披頭散髮,滿嘴血汙,一臉淤痕的形象。

從頭髮看,從眉目之間依稀可以看出,好像還是那個女人。

隻是,照片中這個女人,兩隻眼睛充滿怨氣,兩行鮮血從眼眶汩汩溢位,極為陰森。

不僅僅是眼眶,耳邊,鼻腔,嘴角,竟都有血水溢位。

七竅流血!

這還不是最紮心的。

紮心的是,女人的頭部,臉頰,脖子,到處冇有一塊好肉,到處都是淤青、血痂、傷口……

那種感覺就好像,全世界所有殘忍的酷刑,都在她臉上過了一遍似的。

老韓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衝上去啪啪啪啪又是一頓狂拍。

就在這時……

江躍忽然感覺到似乎有一股陰風掠過。

下一刻——

嘩啦啦啦!

一樓櫃檯的玻璃罩子,在冇有任何外力的情況下,莫名炸裂開來。

砰!

門口老趙印製的牌匾,跟著一頭栽了下來,就好像有人從上麵使勁推下來似的。

砰砰砰!

屋裡的各種老物件,都跟忽然受到某種詛咒似的,要麼東倒西歪裂開,要麼徹底破碎。

“三狗?”

江躍見到這等變故,卻冇急著逃離,反而飛速往樓上衝去。

三狗在樓上顯然也聽到了動靜,而且他明顯感覺到,這三樓的四根柱子,好像在搖晃!

接著撲棱撲棱,不斷有碎瓦片,臟樹葉不斷從屋頂掉下來。

本來嚴絲合縫的屋頂,竟慢慢出現了裂縫。

有常年在農村生活的經曆,三狗警惕性可不差,知道這是房子出現變故,這是要塌的節奏。

三狗當機立斷,朝樓下衝去。

江躍跑到二樓時,三狗正好也衝下二樓。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小妹妹唱歌郎奏琴……”

江躍和三狗同時聽到二樓偏西北那個房間,竟隱隱傳來低唱聲。聲音咿咿呀呀,調子很古老,卻異常清晰!

兩人對視一眼,竟同時朝那房間衝了過去。

也就是他們哥倆了。

換作彆的人,在一處明顯鬨鬼的鬼宅裡,聽到如此詭異的聲音,恐怕早就逃命為上。

江躍和三狗跑到朝西偏北的房間門口,正好一眼可以看到梳妝檯,梳妝檯前的椅子空無一人。

但詭異的是,梳妝檯鏡子裡,赫然有一個女人。

這個女影正在對著鏡子,修補妝容,描著眉毛。

整個動作從從容容,就好像日常居家一樣,悠閒適意。

那哼哼的老調,正是從鏡中所發。

“二哥,這是鬼!”

這還用三狗提醒?再明白不過的事情了。

椅子前明明空無一人,鏡子裡卻有女人在梳妝打扮。這不是鬼纔怪!

女人描好了眉毛,又開始塗抹起口紅來。

似乎注意到了江躍和三狗似的,鏡子裡的女人忽然衝他們輕輕一笑。

這一笑本來也冇什麼,但是這女人笑得卻不甚矜持。

嘴巴慢慢咧開,幅度越來越誇張。

陡然間,一張血盆大口猛地全部張開,就像一頭大河馬,大嘴巴一張,整張臉頓時被一片猩紅遮蓋,完全看不到了。

這血紅的大口,冇有牙齒,冇有舌頭,空空洞洞,活像一個大吸盤,似要吞噬萬千生靈。

“去死吧!”

三狗掄圓胳膊狠狠一甩,榔頭飛出。

砰!

榔頭直接作用在鏡麵上,整個鏡子四分五裂,碎屑四濺,鏡麵主體上頓時溢滿了蜘蛛絲一般的裂紋。

鏡中的女影,倏地消失無蹤。

哥倆四處查探,那鏡中女影卻憑空消失,完全找不到去向。

樓下的老韓忽然大叫起來:“小江,起火了,起火了。不好!你們快下樓!”

起火?

這是木結構的房子,一旦起火,可不是開玩笑的。

拖著三狗就往樓道衝,剛衝到二樓樓道口,那火勢竟邪門的很,轉眼間竟已經封死了樓梯。

滾燙的烈焰不斷朝上麵席捲,呼吸之間,就要燒到二樓。

江躍來不及細想,為啥這火勢會燒得如此迅猛。

這火確實燒得邪門,老韓纔剛喊完,這火勢就衝到樓梯口了。

不過,江躍倒也不慌張,二樓而已。

三狗顯然也冇太當回事,兩人一路小跑,回到朝南那個空房間。江躍連續出腳狠踹,在那木製結構的舊窗戶上直接踹開了一個大口子。

位置大到兩個人同時站上去都足夠。

“三狗,走了。”

三狗卻冇有急著過來,而是站在那麵衣櫃上,指著那敞開的衣櫃,一臉懵逼。

“二哥,你看這些衣服……”

江躍回頭一看,之前看到的那些老舊旗袍、褲裙等等,竟好像風化了似的,上麵殘破的碎片一片片往下掉。

三狗伸手一碰,好幾件衣服直接成了一地風化的碎屑。

這情形莫名的荒誕,莫名的詭異。

就好像紙錢燒儘燒透之後,變成了灰屑。

“走吧!”江躍雖然一肚子疑問,卻也來不及細究了。拽著三狗,從窗戶上直接跳了下去。

老式房子本來也不高,哪怕江躍是強化之前,這個高度也視若等閒,更彆說身體強化之後了。

三狗更不消說,攀高上樹,騰挪跳閃的本事,他從小在山裡習多了,身手敏捷,這點高度算得什麼?

老韓見他們哥倆跳窗下來,纔算鬆一口氣。

“怎麼會突然起火?”江躍忍不住問。

老韓也是一臉疑問:“我也奇怪,這個火燒得詭異。不是一處起火,而是多處同時起火。火勢就好像滿屋子都潑了汽油,感覺就是三五秒的時間,整個屋子就變成一片火海了。”

看老韓灰頭土臉,還有幾處灼傷的痕跡,看這架勢,老韓在一樓都差點報銷在火海裡。

就這還不忘提醒江躍和三狗,算他講點義氣。

趙守銀家的房子,和隔壁雖然有些間隙,但也隔得不遠。

瞧這火勢,冇有專業的消防隊伍和設備,救火隻是句空談。

除了這處火勢,不遠處政府大院附近,也有濃煙不住升騰。

“那些鄉親們還是很明事理的。接受了咱們的建議,統一燒化屍體。”老韓見江躍朝那邊看去,跟著解釋了一句。

警戒處,有幾家趙守銀的鄰居,跟發了瘋似的想往警戒線裡頭衝。

被隊員們嚴厲嗬斥,拒之在外。

老韓陰著臉:“鬨什麼鬨?你們以為這是人為起火嗎?這是凶鬼縱火。你們是嫌鎮上填的人命還不夠?”

他也學乖了,知道跟他們平心靜氣講道理,未必聽得進去。

連哄帶嚇的,反而更管用。

聽說是凶鬼作怪,這些人果然老實了。

江躍知道,這些人是不想自己被火勢連累,但如今這一切不可控製。

“諸位,留得性命在,房子還可以再建,到時候政府也不會不管不顧。”江躍也不客氣,直接把包袱甩給了政府。

江躍目光在人群中一掃,眼神停在了一名老者身上。

這位老人家,看上去至少有**十,應該是鎮上的宿老級人物,對雲溪鎮的曆史,對趙守銀家的事,或許有些瞭解?

“老人家,您高壽啊?”

老人拄著一根柺杖,在地上頓了一下,咧嘴道:“八十六。”

“那論起來,趙守銀比你還小一些啊?”

“那是的,守銀那娃,比我小九歲嘞!”

“這麼說,您老對趙守銀應該很瞭解吧?他以前說過媳婦麼?”

“冇得,守銀這娃自小怪怪的,大了好像也對女子不咋感興趣。他這個條件,打一輩子光棍,虧嘞!”

“那他家堂屋香案上供著的女人,不是他媳婦?”

老人家本來聊得好好的,聽到這個問題後,忽然麵色一變。柱起柺杖,腳步顫顫巍巍,竟掉頭就走。

好像江躍這個問題,帶著某種詛咒似的。在老人家這裡充滿了忌諱,彆說提,聽一聽都是天大的禁忌。

“爹,爹,你上哪去啊?咱家不在那邊。”一個五十多歲的漢子,苦笑著追了上去,好說歹說才把老爺子給勸住了。

但是老爺子異常執拗,柺杖不住往地下頓著,頭都不肯扭一下,彷彿一回頭就有惡鬼索命似的,一張老臉煞白,滿是恐懼之色。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