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靈異 > 帝國最強駙馬關寧 > 第1333章 當戰爭勝利之日,就是父子相見之時

-

這是關寧第一次把永寧推到台前,以前也隻是私下囑咐公良禹等人在他離京時遇有大事不決可去請示。

今時不同往日。

大寧四方皆敵戰事頻發,他要繼續禦駕親征前往南境戰場,這個時候京城必須要有人坐鎮統籌。

毫無疑問,永寧是最合適的人選。

她精通政務熟知國家情勢,關寧也經常與之商議,內閣文書奏報都會被內監謄抄一份給永寧。

最關鍵的是她值得信任。

關寧能夠放心的交給她。

朝臣皆是露出震驚的神情,這又是開創了先例。

曆來後宮乾政都是朝廷的大忌諱,陛下竟然直接把永寧皇後推出來。

他們都知道原因為何。

陛下並非昏庸之人,也非沉迷美色聽信佞臣的皇帝,他隻是想在離京之後,能有人坐鎮上京主持政務。

國家麵臨戰爭,不談軍需糧草的的調配,就是地方政務穩定也很重要,陛下身處前線,後方自需要穩固。

隻是皇後主政有違禮法。

官員們欲言又止想要諫言卻冇有人敢說話。

“若是誰有不同想法,可隨意說出,朕向來都是從善如流。”

關寧起身離開皇位到了高台邊緣,看著下方朝臣。

原本想要諫言的官員聽到這句話也立即啞火,剛準備邁開的腿又立即收了回去……

都是元武十年了,他們也都大概摸清了陛下的套路。

陛下決定的事情不會更改,尤其是在這種特殊時候。

誰敢說出反對的話,怕是立即就會被陛下處理整治。

很可能陛下巴不得殺雞儆猴!

人都學聰明瞭。

哪怕是最頭鐵的言官此刻也不敢說什麼……

“好!”

關寧開口道:“既然諸公都言表認同,那就不可在日後陽奉陰違。”

他警告的意味很濃鬱。

朝議繼續進行,他又提及很多了事情,做出了相當多的安排。

此次回京主要是因薛懷仁之死,卻不想還發生了北夷西域動亂之事。

安西軍已經去了西北,最終會怎麼樣他也不知道。

至於克烈部落,他暫時還不能為其提供任何援助,無論是物資還是兵力……

大寧並冇有這個實力。

關寧給父親寫了一份信。

最後一句話是當戰爭勝利之日,就是父子相見之時!

他在上京待了幾天安頓好一應事務,便動身離京,他要繼續前往南境,去跟魏梁聯軍繼續作戰!

這次離京他帶走了弘昭弘啟兩兄弟。

帶弘昭是為了培養他,弘啟是在聽他說了十個蘇修遠都打不過自己的話後硬要跟著的。

顯然,他是為了習得武藝。

父子三人乘坐著一輛馬車,還有弘昭的伴讀,也就是關寧的小舅子薛致遠,而他恰好也是弘昭的舅舅。

這也是滿朝文為什麼會認為薛致遠纔是真正富貴的人。

他是皇帝的小舅子,以後還可能是下一任皇帝的舅舅。

這還不算他有七個皇妃姐姐,他爺爺是有著諡號文正的前首輔,他父親也位極人臣

投胎當如薛致遠,這是上京廣為流傳的一句話。

乘坐的雖不是龍攆,但內裡也相當寬敞。

關寧有意教授細緻講解著當前局勢。

“因昌江戰役失敗,魏梁聯軍損失慘重,其兵力已經不起消耗,因而進攻放緩,西路軍在北林行省,中路軍在懷州,東路軍還在昌江南岸,或許在籌備著第二次過江戰役……”

“不過魏國還有水師已經到了我大寧東南沿海一帶的惠州,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若魏國水師能夠登陸,當戰果擴大,依舊能影響到整個南境戰局。”

弘昭聽得很認真還不時發問。

薛致遠也是如此,不過他更感興趣的是宇文雄,詢問了很多細節事蹟,最終認真道:“我以後也要成為像宇文將軍那樣的大英雄!”

“有誌氣!”

關寧讚賞了一句,這個時候其實就能看出來各自喜好。

弘啟對這些似乎並不感興趣抱臂養神。

有著完全不符合年紀的氣質。

“如此看來情勢對我們豈不是很不利?”

弘昭開口道:“若是魏梁聯軍得知西域之害北夷之患,一定會開始猛攻!”

“冇錯。”

關寧很滿意弘昭的聰明,直接抓住了關鍵點。

戰爭的艱難之處就在這裡,隻要有一處出了問題,就會影響到全域性。

魏梁聯軍現在沉寂,不就是在等著這個機會?

“那他們能知道嗎?”

“你說呢?”

關寧反問。

弘昭低聲道:“應該會吧。”

從上京前往懷州的路途已經看到有逃避戰爭的流民。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

北夷那邊有克烈部落阻攔訊息還能封閉住,可西域大軍進攻的訊息已經傳開

而且魏梁聯軍應該是有特殊情報渠道,這樣的大事一定能第一時間知道。

弘昭都能想明白,他的情緒很低落。

“如果是那樣豈不是又有很多百姓遭災?”

或許是路途所見流民有感而發、

關寧很欣慰,他從小灌輸培養的就是要體恤百姓疾苦,這次帶出來根本目的也是這樣,要認識到戰爭的殘酷。

“朝廷提前就有應對之策,從兩年前開始就已經籌備戰區百姓遷移之事,像懷州的百姓都已經遷移到安全的地方了。”

“那他們也背井離鄉了。”

一直閉目養神的弘啟睜開了眼,他看著關寧很認真的問道:“父皇,為什麼會有戰爭?大家平平安安和和睦睦不好嗎?”

這個問題,關寧略微沉思,過了一會纔是說出了一個字。

“爭!”

“爭?”

關寧開口道:“君王所爭的是天下,諸侯所爭的是疆土,大夫所爭的是權力,世人所爭的是地位,百姓所爭的是衣食因為爭纔有這一切!”

弘昭,弘啟,致遠。

都相繼陷入沉思。

這番話是宋大學士冇有教過他們的。

關寧又接著道:“其所爭雖有不同,卻都是為了私慾,君王、諸侯、大夫之爭導致天下動亂。”

這時弘啟道:“宋學士說過私慾是萬惡之源,就像那些貪官墨吏吃著朝廷的俸祿還不知足,還想要尋求更奢靡的生活,然後就開始貪墨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

“你這麼說也冇錯,人都是在**之下纔會做出各種事情,但也要分兩麵來看,私慾確實是萬惡之源,卻也是人進步的動力。”

“冇錯。”

弘昭開口道:“學習也是一種私慾。”

不過弘啟似乎並這麼想,他看著關寧問道:“按您剛纔所說,皇帝纔是動亂的根源”

ps:薛致遠是不是妥妥的主角模板。-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