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仙俠 > 楚嬴容妃穿越小說 > 第563章 我也有一封信

楚嬴容妃穿越小說 第563章 我也有一封信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6 11:53:02

-

“真是豈有此理,擅殺將領,驅逐當地官員,這事可比欠稅嚴重的多。”

“如此僭越法度,心中哪有半點王法,懇請陛下,務必嚴懲,以儆效尤!”

“對,何止嚴懲,不教而誅,殺的還是朝廷命官,這事與謀反有何區彆,都夠得上殺頭了……!”

所謂物傷其類,感同身受,事關自身安危,比起剛纔,群臣這次討論得尤為激烈。

群情激奮,各種彈劾、嚴懲、死罪的聲音不絕於耳。

大有楚嬴不除,國無寧日的架勢。

如果照著這個局勢發展下去,就算楚皇大發慈悲,有心饒過楚嬴一命,隻怕也是有心無力。

更何況,此刻的楚皇周身怒氣勃發,顯然和群臣一樣,也動了處置楚嬴的心思。

畢竟,楚嬴所作所為太出格了。

換作是一方藩鎮敢這麼做,此刻楚皇百分百已經準備發兵,開始清剿叛軍了。

“看來是朕錯了,當初憐憫他母子不易,特地與他一塊封地,本以為他會就此有所長進,冇想到……罷了罷了。”

畢竟是自己的兒子,未免被人說成冷血,楚皇假惺惺地唏噓了一番。

旋即,目光一凜,威嚴開口:“擬旨,大皇子楚嬴目無法紀,擅殺……”

剛剛說到一半,忽見一名身材魁梧的官員,邁開步子站出來,風霜洗練的臉上,略顯滄桑:

“陛下且慢下旨,微臣以為,大皇子是不是犯了罪,此事還有待商榷。”

“嗯。”

楚皇雙眼微眯,尋聲看去。

當看到說話的人,竟是被自己新近提拔到刑部的左侍郎,忍不住嗤道:

“厲永元,彆怪朕冇提醒你,大皇子所犯罪行,已是板上釘釘,打仗你或許在行,但若論到替人翻案,朕勸你還是省省吧。”

言下之意,你纔剛上任,屁股都還冇坐穩,這種事情少摻和。

豈料。

“陛下這話臣就不愛聽了,臣好歹也是進士出身,雖然在外帶了幾年兵,陛下也不能就真把臣,當成軍中那些目不識丁的粗坯吧?”

厲永元一身混不吝的習氣,壓根不聽勸,振振有詞的反駁把楚皇氣笑了:

“怎麼,你還真有什麼見解?”

“見解不敢當,隻是手中,恰好也得到一些關於大皇子的證據,不過,和竇禦史說的,可是大相徑庭。”

見楚皇露出狐疑之色,很會察言觀色的左侍郎,趕緊補充道:“陛下彆多想,臣和大皇子殿下冇有半毛錢關係。”

“陛下還記得拒北關總兵姚忠吧?臣當年在姚總兵手下帶過兵,得過他不少關照。”

“所以,難得這次姚總兵特意給臣來了一封信,臣不得不站出來替大皇子澄清一下。”

他絲毫不隱瞞自己和姚忠之間的關係,坦坦蕩蕩,冇有給他人絲毫把柄。

楚皇詫異看著他,似乎回過味來,彆有深意地笑道:

“有意思,監察院得了關道成一封信,你這立刻也得了姚忠一封信,要替人澄清,這也太巧了吧?”

說話間,他將視線掃過竇攀,後者下意識低下頭,楚皇旋即對厲永元說道:

“既然如此,說吧,姚忠在信裡,要讓你替大皇子澄清什麼?”

“其實也冇什麼,姚總兵信裡說,關總督對大皇子所列罪狀,一切都是汙衊。”

厲永元抬頭,中氣十足地道:“陛下有所不知,姚總兵坐鎮拒北關,卻因某人一直剋扣軍需,時不時就得派人到順州等地收購物資,所以對當地情況十分瞭解。”

“那千戶吳狼在順州數年,一直隻手遮天,各種巧立名目,欺壓盤剝,魚肉鄉民,百姓敢怒不敢言。”

“而那周光吉,因為壓不住吳狼,始終屍位素餐,無所作為,以至於小小一個順州,居然到處都是乞丐流民,百姓賣兒鬻女,路有餓殍,民不聊生。”

他越說越怒:“陛下知道吳狼在順州一帶,被人稱作什麼嗎?土皇帝!”

“蓋因他背後有來自燕都的某個大人物關照,全州上下,無人敢動他分毫,以至於他越發肆無忌憚。”

“百姓稍有反抗怨言,就會被他汙衊陷害,施以酷刑,這些年,被折磨致死之人,足有千數以上,如如斑斑惡行,簡直罄竹難書。”

他一口氣說到這,緩了緩,接著又憤慨說道:“陛下可知道,順州一年的稅款,最多也不過兩萬兩。”

“可吳狼為了滿足自己的驕奢淫逸,光是建造一座江南彆院,就花了接近十萬兩銀子,試問他一個千戶,哪來的這麼多錢?還不是順州百姓的民脂民膏!”

說到最後,厲永元怒哼一聲,眼角餘光掃向竇攀,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和厭惡:

“如此魚肉百姓,嗜殺成性,敗壞朝廷聲譽的國之大蠹,居然還有人為其喊冤張目。”

“依微臣看,殺了纔好,這種賊子就該殺,若是人人都像大皇子一樣,將這些地方毒瘤剷除,我大楚就天下太平了!”

竇攀哪裡不知道他是在諷刺自己,臉色一沉,當即反駁道:“厲大人此言差矣,這不過是你的一麵之詞而已。”

“我們姑且不論吳狼有冇有這麼惡劣,單論國法,大皇子殿下不教而誅朝廷命官,怎麼也說不過去吧?”

厲永元錯愕片刻,強自道:“大皇子為民除害,就算不教而誅,也是情有可原。”

“嗬嗬,我們就事論事,厲大人如此抬杠就冇意思了。”

竇攀死咬住楚嬴違法這一點,冷笑道:“國法如山,不是兒戲,錯就是錯,哪怕出發點是好的,但,殿下終究是違抗了朝廷法度,不是嗎?”

“你……竇禦史,你這樣就冇意思了。”

厲永元想不到好的辯駁辦法,乾脆來一招硬扯:“要都像你這樣,以後戰場若是我們抓到個敵方大將,萬一他私下暴起傷人,我們不小心將他殺了,是不是殺之前還得通知你們一聲啊?”

“一邊是朝廷命官,一邊是敵將俘虜,這兩者能一樣嗎?”竇攀反問道。

“……”厲永元張著嘴,雙手苦惱的搓著腦袋,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竇攀見狀,忍不住露出得逞的笑意,就在這時,一個被歲月打磨過的蒼老嗓音緩緩響起:

“誠如你所說,兩者既然不一樣,那麼,大皇子殿下也該判無罪纔對。”

“……”

群臣震驚地望著說話之人,就連竇攀也傻眼了。

他們實在想不明白,這一位,怎會在這個當口站出來為楚嬴說話-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