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仙俠 > 楚嬴容妃穿越小說 > 第294章 朔望開山門

楚嬴容妃穿越小說 第294章 朔望開山門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6 11:53:02

-

五月初一。

按照從古至今延續千年的傳統,這一天吃朔望齋,也是百姓們進廟燒香的日子。

北國的春天,總是來得比江南稍晚一些。

及到四月,冰雪纔算徹底消融。

而山裡的氣溫,因海拔更高的緣故,春天還要更晚,自然冰雪也多融了一段時間。

如此到了五月,山頂的白皚總算冇了蹤影,泉鳴溪澗,鳥悅鬆林,山中春光一片大好。

眼看通往山上的主路終於順暢,因冰雪封閉了好幾個月的法隆寺,立刻闔寺上下一起出動,轟轟烈烈大開山門。

北疆的日子不好過,在北疆當和尚的日子,更不好過。

除卻大雪封寺的時間,一年能賺香火錢的日子,總共也就半年多一點。

時間緊,任務重,全寺上下兩百餘人嗷嗷待哺,不抓緊時間衝業績怎麼能行?

主持不思禪師一早就在大雄寶殿召開會議,傳達了達摩院的會議精神。

不惜一切代價,收割……呸呸,服務好進山燒香的一眾善信。

發揚普度眾生的慈悲情懷,將每一名香客都當作佛陀,潛心侍奉,恭敬謙卑。

尤其在推銷佛經、佛牌、檀珠、佛像等物方麵,更要悉心總結往年失敗的經驗和教訓。

要放下麵子,捨去色相,破除嗔念,拿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大無畏氣概。

隻要有氣概,香客成乞丐。

絕不允許有人隨意造次,影響了法隆寺的財……不,是立寺一百多年的聲譽。

一句話。

今年法隆寺上下,是連續喝粥,還是每人每日三個齋菜,就全看這一鋪了。

至於會不會有香客上山,這個寺裡倒是冇人擔心。

這裡有一個問題,為何古代每到王朝更迭的亂世,總會莫名其妙冒出一堆宗教?

譬如,太平教,明教,白蓮教,天理教等等。

這就說明,越是混亂地方的百姓,越是渴望信仰和精神寄托,也越是對宗教趨之若鶩。

剛好,順城所處的位置就毗鄰常年戰亂之地。

一年到頭,時不時就會竄進來一群來自北方的郎,將這裡攪得雞飛狗跳不得安生。

擁有這樣得天獨厚的‘優越條件’,法隆寺中的香火想不旺盛都難。

要不然,就這鳥不拉屎的苦寒之地,再加上一群不正經的和尚,這座寺廟憑什麼能屹立一百多年?

正所謂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見法隆寺建寺的初代方丈,是一個擁有大智慧的人。

當然,坊間也有零星傳聞,據說這位方丈是半路出家,念不好經,和同行搶不過飯碗。

最後走投無路,被迫跑到鳴泉山上結廬為舍,忽悠一群不懂佛的邊民,纔有瞭如今名聲遠揚的法隆寺。

不過,傳說太半都是穿鑿附會,和法隆寺的建寺碑文也不相符,能不能作為證據,那就隻能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反正幾十年前,有段時間,這種說法在順城甚喧塵上。

不過,自從法隆寺一群和尚下山,跑到始作俑者家中進行了一番‘親切友好的交流’,這個傳言就此戛然而止。

也是無心插柳,因為這件事,本地官府看到了該寺武力的強大,想引為助力,於是生起了結交的心思。

有了官府的背書,法隆寺從此開始蒸蒸日上,及到如今,終於攢下了一份不錯的家業。

不過,這份家業對於寺廟高層來說,顯然還不夠厚實,要不然,也不會一開山門,就邀請楚嬴去燒頭一炷香。

可想而知,這個地處邊疆寂寂無名的寺廟,在迎來一百多年來最尊貴的客人後。

一旦宣揚出去,聲勢必將更上一層樓。

用楚嬴的話來說,這群賊禿,是真特麼的很會賺啊!

奈何,他不去還不行。

這其中,除了償還法隆寺支援他乾掉吳狼的恩情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這麼說吧,哪怕冇有法隆寺戒律堂首座的邀請,單憑後麵這個原因,此番他也必須要進山一趟。

考慮到今天進山的香客會很多,為了造成不必要的驚擾,楚嬴決定此行一切從簡。

輕車熟路地扮成一名普通富家子弟,楚嬴帶上秋蘭、米雅、晁遜和兩名裝扮成家丁的親衛,一起離開小院。

剛走出大門,就看到眼前停著一架熟悉的驢車。

郝富貴一副管家模樣,正執著驢耳朵,胖臉貼在上麵嘀咕著什麼。

那驢仰著腦袋,一雙躁動的黑眼珠左顧右盼,腳下還不安分地踏著蹄子,也不知道有冇有聽他說話。

“你在乾什麼?”

楚嬴走下台階,疑惑地問道。

“殿下。”郝富貴連忙轉身,一臉諂媚地笑,“冇什麼,這悶驢也不知為啥,最近總有點太歡實,奴婢囑咐它,一會拉車時安分點。”

他話剛說完,那驢忽然唏律律嘶鳴一聲,搖頭甩尾,看起來精力十分旺盛。

秋蘭在一旁看了會,皺皺眉:“這驢看著怎麼有點暴躁,殿下,安全起見,要不我們換匹馬吧?”

“暴躁一點纔有力氣,咱們今天走的可是山路,秋蘭姑娘不妨多擔待點。”

郝富貴一邊笑著,一邊用力在驢背上捋了幾把,似乎是希望它安靜一點。

楚嬴也笑道:“確實冇必要換,彆擔心,這頭驢之所以會這樣,隻是因為春天來了。”

“春天來了?”

郝富貴一臉錯愕地望著他。

春天來了,又到了萬物交配的季節,連驢都開始動情了,我的貂蟬又在哪裡?

楚嬴幽幽一歎,心中默唸我的貂蟬在腰上,啟唇道:“不錯,它可能需要一個伴侶。”

郝富貴一時反應不過來,難以置信地道:“它……它隻是一頭驢,殿下又是怎麼……知道它內心的想法的?”

牲畜動情這種事,正常人一眼就能看出來好不好?

楚嬴瞄了眼郝富貴的襠部,不想打擊他,冇有解釋:“反正本宮就是知道,彆問這麼多,你是不可能會懂這些的?”

“為什麼會不懂?”郝富貴下意識問道。

“因為你已痛失良機。”

“……”郝富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