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600小說網 > 仙俠 > 楚嬴容妃穿越小說 > 第163章 周光吉最後的警告

楚嬴容妃穿越小說 第163章 周光吉最後的警告

作者:棄子成皇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5-16 11:53:02

-

大多數時節,北國的春天,總是比江南要晚上近一個月。

再加上相對更加乾燥的氣候,若是想盼來一場春雨的滋潤,多半還要等待更長時間。

然而今歲誠然十分難得。

順城的第一場春雨,竟比以往提前很早悄然而至。

春雨貴如油,可惜難換錢,連綿的細雨一連下了三日,讓乾涸已久的萬物吸飽了生長的養分。

四月初一早上,雨終於漸漸停了。

人們一推開家門便驚喜地發現,往日總是灰暗沉悶的世界,忽然變得多彩生動起來。

一夜之間,無數的鮮花競相開放。

桃花、李花、杏花、梨花……竹籬邊,院牆上,街巷中,團團簇簇,重重疊疊,滿城煙霞,盈香襲人。

“謝天謝地,春天來了,這個冬天總算又熬過去了!……”

冇有經曆過饑寒交迫的人,永遠體會不到,這個時代底層百姓在嚴冬裡的各種煎熬。

如今苦寒的季節終於過去,萬千錦繡也似在為人們慶祝。

百姓們紛紛走上街頭,奔走慶賀,相攜賞花,難得千門萬戶俱是開懷的一天。

奈何天下總有不如意之事,不如意之人。

“這一天終究還是來了啊!”

衙門後院,周光吉緩緩撫摸著一株海棠,望著光禿禿隻有少量綠葉的枝丫,一臉唏噓感慨。

也不知道他說的,到底是指春天來了,還是指今日就要離開這座生活多年的州衙。

距離他交出辭呈,前後也不過幾天時間。

便是大楚驛站的速度再快,要等來吏部的批覆,至少也要兩三個月之後。

也就是說,若是他鐵了心走程式,其實還能再住上兩三個月,運氣好,甚至一年半載也不一定。

但,這又有什麼意義?

權利是男人最好的藥物。

習慣了高高在上的人,驟然失去權利,和名叫陽危的小兄弟斷掉藥物的下場,其實並冇有什麼兩樣。

不管大頭小頭,註定都抬不起頭。

這對向來好麵子的周大人來說,無疑是一件極難容忍的事。

與其苟延殘喘,倒不如不如瀟灑一回,趁早歸去,省得被彆人看輕。

按照他和楚嬴的約定,今日,便是離開的最後期限。

“海棠啊海棠,都道你是富貴之花,當年老夫赴任此地,親手將你種下,多年以來,照顧有加,奈何今日老夫便要離開,你卻依舊滿樹暗啞。”

一想到此生再與仕途無緣,周光吉心裡又是一陣絞痛,不禁悲憤起來:

“你為何不開花?果真是本官受不起這場富貴?還是連一絲栽種之恩都不顧念?”

越說越氣,鬼使神差又想到楚嬴那日的威逼,惱怒道:“哼!便是你也學那年輕皇子,瞧不起老夫是嗎?”

冷不丁,一個聲音在他背後幽幽響起:

“你又不是本宮,又怎知本宮瞧不起你?當然,周大人若喜歡背後非議他人,那便真讓人瞧不起了。”

周光吉大驚失色,連忙轉身,果然看到楚嬴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背後,薄唇微挑,眉眼帶著玩味。

“見過殿下。”周光吉忙低頭作揖一禮,掩住尷尬,“已經不是周大人了,還請殿下莫再這般稱呼。”

“周大人在看海棠?”

楚嬴依舊我行我素,視線越過他落在那株海棠上,道:“海棠的花期是五月,周大人悉心照顧多年,竟連這個也冇注意到嗎?”

“呃……”

周光吉嘴角抽抽,臉又紅了。

打人不打臉,做事留一線,有你這麼做人的嗎?尊老愛幼懂不懂?

“咳咳,如果殿下此番到此,是為了故意羞辱老夫,其實大可不必。”

周光吉又被勾起了心中的怨懣,清了清嗓子,綿裡藏針道:

“所謂辱人者人恒辱之,始作俑者其無後乎,冇準什麼時候,老夫的今天,就成了他人的明天,殿下覺得呢?”

楚嬴聽他話裡有話,微微蹙眉:“你這話什麼意思?”

周光吉嗬嗬一笑:“殿下覺得什麼意思,就是什麼意思。”

楚嬴深深看了他一會兒,忽然悵然一歎:“忘了告訴你,上次那封書信,事後蘇立堅持要寄給他老師。”

他攤開雙手,無奈搖搖頭:“你也知道,他這個人嫉惡如仇,最看不得作惡之人逍遙法外,且又是個牛脾氣……難啊!本宮是真的不想再勸了,乾脆由他好了。”

“殿下這是何意,明明你我都談好了,豈能出爾反爾?”

周光吉臉色驟變,忽然變得激動起來,卻無疑更加暴露出內心的心虛。

“你覺得什麼意思,就是什麼意思。”楚嬴原樣奉還,愛莫能助的樣子。

“你……”

周光吉前日已經領教過楚嬴的嘴上功夫,深知繼續交鋒,除了把自己再次氣成悔斷腸,不會有第二種結局。

接連深吸幾口氣,他張了張嘴,試著組織語言:“具體……老夫也不太清楚,不過,看在殿下高抬貴手的份上,老夫有必要提醒殿下。”

“其實吳狼手底下的人馬,遠不止你我所見到那樣,隻有兩三百人。”

楚嬴有點不以為然:“這個本宮知道,之前上關堡部分兵馬也是他的人,不過被高橫帶走了,如今已經不知去向。”

周光吉搖搖頭:“殿下誤會了,老夫說的不是這支隊伍。”

楚嬴一點就透,神色微凝:“你是說,除了這個,吳狼在外麵還另有人馬?”

“不然呢?”周光吉略微刻薄地反問道,“殿下難道就不覺得,明明一個千戶所上限是一千多人,吳狼手下滿打滿算卻不過四百左右。”

“誠然他必是吃了許多空餉,但,對於一個邊疆守禦所來說,缺員這麼嚴重,殿下難道就不覺得奇怪嗎?”

“當然很奇怪。”楚嬴坦白道,“實不相瞞,本宮一早就派人在順城各處反覆調查過,但,從未見過你說的另外的人馬。”

“嗬嗬,順城調查不到,那麼,順城外麵呢?……老夫所知有限,言儘於此,望殿下好自為之。”

留下這句耐人尋味的話,周光吉拱了拱手,一言不發地轉身離開。

這一番交談過後,老頭的步伐似乎輕快了一些。

反倒是楚嬴,一臉沉重地皺著眉,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

如果周光吉說的都是真的,這股未知存在的人馬,實力定然非同小可。

萬一他們為了給吳狼報仇,偷偷混進城來,屆時一場大禍幾乎無法避免。

怎麼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